週二. 12 月 7th, 2021

中共內鬥方興未艾 內憂外患接踵而來

▼有中國最苛酷吏之稱的傅政華也被調查。(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1/10/04】 傅政華與孫力軍待秋決,孟建柱與曾慶紅等交待。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2020年4月19日被中紀委國家監委審查和調查,罪名也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但是中共直到2021年9月底才對孫力軍做出“開除黨籍和公職”的決定,並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在移送孫力軍案兩天之後,中共反腐主管機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10月2日說,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傅政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這說明了這兩件案件的關聯性,也就是若只起訴孫力軍則其罪名不容易成立,而且顯示出“習近平當局”想利用孫力軍的叛國與謀反罪嫌來進行更高層與更廣泛的政治鬥爭,因為此際距離中共第十九大六中全會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也應該是習近平要進行清理門戶與殺雞儆猴的時候了。

中國最苛酷吏傅政華,殺貪打黃兼滅法輪功。傅政華1955年生,法學碩士學位,曾多年在北京公安系統工作,2010年任北京公安局長,2013年任公安部副部長(正部級),2016年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2018年任司法部長,2020年5月任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是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

傅政華在任北京公安局長期間曾主導了查封中共元老李先念後人所經營“天上人間夜總會”的行動而名噪一時。2013年任公安部副部長時曾負責調查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案。2014年傅政華負責在全中國範圍展開了大掃黃行動。

同時間,傅政華亦兼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監控全球法輪功活動的黑機關)。而後任司法部部長,則嚴厲執行習近平的反貪腐運動,據說曾“逼死”上萬名貪官,而獲得“中國最苛酷吏”之稱號。

賣主求榮誠不忠不義,疑人自疑擬破碗破摔。在2021年4月19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落馬隔日,時任司法部長傅政華卸任黨組副書記職務。同年5月5日,傅政華的另一職位「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也遭撤。說明本案一開始“習近平當局”就鎖定這是一個公安體系的集體謀逆事件。

2020年4月傅政華下台後,武漢億萬富商徐崇陽曾透過《大紀元時報》控訴自己的鉅額財產遭到傅政華掠奪,且受到一連串的非人酷刑與打壓,其後並牽扯到傅政華夥同周永康、薄熙來等陰謀政變的內幕。

而傅政華過去一直被外界視為江派成員、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親信。不過,在習近平打擊周永康等人時,曾傳出傅政華倒戈習近平的消息。據悉,傅政華打探出“周永康集團”二次謀刺習近平的陰謀而向習近平示警,而使得習近平倖免於難。

傅政華雖然曾向習近平密告“周永康集團”的謀刺線報,但是並未因此而受到重用,因為習近平認為其“賣主求榮”是一個不忠不義之人,而周永康背後的“江曾派系”也是如此認為。

因此,傅政華在中共黨內高層口中的一個“疑人”,仕途發展受限。於是,導致了傅政華最後決定利用職務之便收編政法委系統內反習人士來建立一個謀刺習近平的秘密組織。

待罪不死周永康們,餘孽流毒肆流橫行。周永康是在2013年12月1日被中紀委立案審查,2014年12月5日被開除黨籍並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2015年6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犯受賄罪判處周永康無期徒刑,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犯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其中並沒有以下的三大致命罪責──“謀刺領導人罪嫌”;“縱容馬來西亞盜採石油並高價買油的涉嫌收取回扣罪嫌”;“迫害法輪功與縱容活摘器官罪嫌”。       

因為,“謀刺領導人罪嫌”一旦公開審理就代表習近平的領導權威受到黨內同志的挑戰,而且相關的被捕當事人都在獄中或被監控中離奇的“被自殺”滅口了,因此追查線索中斷。

“縱容馬來西亞盜採石油並高價買油的涉嫌收取回扣罪嫌”這是因為周永康之前把持“中石化集團”,是中國大陸對外購買原油的主要負責機構,然而周永康不只應用其影響力讓中共國防體系不要妨害馬來西亞政府在南海有主權爭議海域中進行石油開採,而且還高價向馬來西亞購入其所盜取自中國的海油。其中的回扣利益數百億美元則藏匿在海外。這一部份由於牽涉到外國,而且不法所得資金託人藏在海外,因此“習近平當局”則採取“獵狐行動”來秘密追索。

“迫害法輪功與縱容強摘器官罪嫌”是因為周永康為全國政法委總領導,而在其任職期間也正是“法輪功”受到迫害與“活摘法輪功成員器官”最盛的時候。但是若審理此一罪嫌,則就要一併審理江澤民,也就等於宣告中共是一個殺人魔政權,因此就暫不處理該部份。

由於此三罪責未究辦,因此周永康的餘孽與其流毒則繼續四處橫行,中共的黨內群雄並起,貪腐官吏惡向膽邊生,於是挑戰習近平領導權威者絡繹不絕,設計坑害抹黑習近平的事端不斷。

洩毒洩密以外援內鬥,公衛孫力軍扮深喉嚨。自周永康遭捕後,中央政法委書記交由出身“上海幫”的孟建柱出任,這應該是習近平為了安撫“江曾派系”而不得不做的人事安排。

現年52歲的孫力軍是擁有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大學「公共衛生和城市管理」專業在職研究生學歷,與公共衛生碩士學位的官員。原來任職於上海市衛生局,在2018年受到孟建柱的提拔而擔任公安部副部長一職。

這是一個很讓人起疑的安排,因為孫力軍是一位“裸官”(只有一人在國內任官其他家人都在國外),而且他的專長是“公共衛生”,而且與國內官場淵源不深。

因此,重德 猜測這可能是一個伏筆,那就是公安部書記孟建柱在2018年時就知道不久的未來中國將發生一場震撼全世界的“人為大瘟疫”,因此需要安排有一個能扮演調查角色並能將第一手資訊送到海外的公安部副部長。

如果這一個假設成立,則這一場造成全世界2.19億人感染,455萬人死亡的COVID-19,其實就是一場因為中共內鬥而安排的洩漏實驗室病毒事件,而首謀者很可能就是“江曾派系”的首腦。

6中前揮鍘刀警嚇敵,魚死網破拚20大連任。其實,重德早在2020年初即認為武漢發生COVID-19病毒事件很可能是“反習陣營”的傑作,並把這一個信息告訴習近平,並告知習近平說公安體系的高層正在進行新的一場謀刺習近平的計畫,提醒他出入要小心,謹防內鬼通外神。

於是,習近平突然提前一星期而在2020年3月10日走訪武漢市視察疫情,返回北京之後即將孫力軍逮捕調查。而在2020年6月,中共中紀委即破獲了以羅文進為首的一個“反黨謀逆集團”,隨後在2020年的“北戴河會議”之前,江蘇的一大批官員紛紛落馬下台。這其中包含王立科(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與鄧恢林(重慶市原副市長、重慶市公安局原局長)。而同夥的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則在2021年1月19日被以“貪汙罪”及“重婚罪”而執行死刑槍決。

此事一年多以來都秘而不宣,但是,2021年9月14日,大陸搜狐和網易網站突然發表的一篇署名「商賢老侯」的文章,文章說中紀委日前在北京召開一場關於(江蘇省公安廳刑警總隊原總隊長)羅文進為首的江蘇『司法黑幫』問題通報會」。

該文章直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時代的「江蘇幫」,再提數名落馬官員,並披露一江蘇幫官員曾「計劃對某領導人不軌」。該文章還提及,羅文進還曾威脅中紀委、公安部、國家安全部、軍隊情報人員的人身安全。

重德曾在2021/9/23發表一文《為何中共公安體系與軍隊都要謀殺習近平?》,該文說明中紀委此際宣布羅文通謀逆案情就是揭櫫了習近平將要在未來幾個月內以謀刺領導人的罪嫌大加搜捕一些重要的政敵,至少會有“副國級”的中共官員被捕。

政敵餘孽夥貪腐欲報仇,習近平若不連任難保命。我們若回顧習近平過去掌權的幾年期間的中共內部鬥爭史,便可以理解為何習近平不願意在2022年下台交棒,因為如果屆期下台交棒,等於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給他的政敵去擺布。

在習近平2012年上台掌權之前他便在中央常務委員會議中要求對涉及英國商人命案的薄熙來進行調查審理。最終迫使胡錦濤主席採取行動將薄熙來法辦下獄,並判處無期徒刑。

2014年6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給予徐才厚上將(軍委會原副主席、副參謀總長)開除黨籍處分,對其涉嫌受賄犯罪問題及問題線索移送最高人民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上將因膀胱癌終末期而病故,軍事檢察院對徐才厚上將作出不起訴決定。

2015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給予郭伯雄上將(軍委會原副主席、副參謀總長)開除黨籍處分,對其涉嫌嚴重受賄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最高人民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2016年7月25日,郭伯雄上將因犯受賄罪被軍事法院判處無期徒刑,據未經證實消息說郭伯雄上將已經病死於獄中。

2016年8月25日,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王建平上將(武警出身)在視察任務中突因涉嫌受賄犯罪被逮捕,迄今下落不明。據未經證實消息說,王建平上將已經在監獄中以筷子自插腦穴而自殺身亡。

2017年11月23日,中央軍事委員會政治工作部首任主任張陽上將在中紀委要將其帶走調查時,於家中自縊身亡。

2018年10月16日,新華社報導「經中央軍委研究並報黨中央批准,決定給予房峰輝開除黨籍處分。軍事檢察機關對房峰輝案偵查終結,移送審查起訴。」房峰輝上將時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首任參謀長。2018年10月16日早上7點多 重德還未開電腦時,房峰輝上將曾試圖在網路上聯繫 重德,後來 重德 回電則已無回音。重德猜測房峰輝上將急電 重德 的原因或許是要請 重德 向習近平說項,故後來重德曾寫一文說房峰輝罪不至死,目前房峰輝上將被判無期徒刑下獄。至於房峰輝上將為何會急電 重德,因為 重德 曾多次函送兩岸對戰的沙盤推演(如同古代墨子為保護宋國而到楚國與公輸般論戰),重德 扮演“今之墨子”,而對手公輸般即是房峰輝上將,因故其知習近平信任 重德。此一兩岸對奕的 重德 應敵之策凡九萬餘言,習近平有一份,臺灣總統府與國防部亦留有一份,以杜暗殺。

四策:    “拉江”“整曾”“滅周”“壓胡”

現在,重德 要來解說當前中共的內鬥大概,首先要破題的來說“習近平當局”目前採取的策略是“拉江”“整曾”“滅周”“壓胡”四個策略。

何謂“拉江” 呢?那就是拉攏江澤民派系,特別是武官系統。這是習近平在一年之中四換“西部戰區司令員”之後所得到啟發,因為習近平發現無論他換上哪一個將軍來當司令員,這一個司令員在過去都必然是曾向江澤民呈遞過“投名狀”的“江家臣”。因此,習近平只有採取“拉江”的政策,才能讓軍中不會有矛盾與內鬥,也才能讓解放軍真正的為己所用。這一個情況可以從以下兩方面來印證:第一方面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創辦的“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雖然面對許多檢舉其不法情事,但是仍然能營運如常。第二方面是江澤民之孫江志成創辦的“博裕投資顧問有限公司”去年底竟然能順利的將所有資金運作從香港轉移到新加坡去。

何謂“整曾”呢?那就是整肅曾慶紅派系,特別是政法系統與其相互狼狽為奸的工商界。因為過去二十多年在“悶聲發大財”的執政方針下,中共用“權錢交換”來讓中國的資源與機會被寡占,其後果是中國作為財團的博利的籌碼,賺到錢是自己的,虧錢就算是國家虧的。最近的一個例子就是房地產業“恆大集團”。但是最讓習近平不能忍受的是“曾慶紅派系”不僅向民間招兵買馬,更多的是向“中共太子黨”招手。其模式就像“阿里巴巴”的增資與“螞蟻金服”的IPO一樣,讓“中共太子黨”先上車,然後就在股市飆漲獲利。這就是為何“滴滴打車”敢冒不諱而在美國上市後會受到中共在國內大加整肅的原因,另外幾家股票上市的補教業與手遊業會遭到不測的真正原因也是如此。

何謂“滅周”呢?那就是消滅周永康的餘孽與流毒。因為周永康長期作為“江曾派系”的馬仔,狐假虎威,因此在中共政法系統已經紮下無比堅實的共犯結構,但是如今周永康雖然被羈押,但是卻讓更多的手下各自立門戶,打著“昔為官,今為寇;習再任,黃泉見”旗號來推動謀刺習近平與製造妨害政務的活動。

何謂“壓胡” 呢?那就是打壓以胡錦濤和溫家寶為精神領袖的“共青團派”。其實共青團目前在朝的代表人物就是李克強總理,但是習近平壓根就鄙視李克強,所以共青團體系也沒有對李克強總理投予太多的寄望。但是胡錦濤與溫家寶卻是有影響力的共青團領袖,這就是為何“習近平當局”最近要修理“平安保險”的原因,因為“平安保險”當年轉危為安的時刻有時任總理的溫家寶之援手,因此外傳溫家寶夫人目前手中持有許多“平安保險”的股票。

停電何來惹民怨傷筋骨,劫富共產正是共產本色。中國大陸目前發生二十幾個省份突然採取限電措施,東南省份的工業區大多採取限電措施,而東北省分則採取民生限電措施。

雖然,造成這一個停電與限電有多重原因,但是同一時間多個省份一起發作,很難讓人不去想到這是一個有計畫的集體行動,而且這一個行動發生在習近平在G20國際會議上宣布中國要朝向碳中和的目標大步前進之後,更是具有指標意義,也就是把中國的停電限電的責任完全推卸給習近平一人去承擔。

其實,中國並不缺煤,但是中共在追查“煤老虎”的不法勾接情事,並且還要倒追20年,因此讓這些煤老板拒不採煤,煤價因此大漲,而且中共又拒買澳大利亞動力煤,更讓煤老板拿蹺,而煤業正是習近平沒有安插人馬的地方,因此自然在煤官與煤商的集體運作之下讓電廠買不起煤,停電自然是不免。其實,中共目前正在“劫富”,用的口號卻是“共同富有”,這是共產黨過去“打土豪,分田地”的另一種新版本。

這些事件都源自一個殘酷的事實真相,那就是中國大陸財政出現大問題了,但是目前中共沒有應對的辦法,只能飲鴆止渴。重德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因此只能在此祝福中國人民少災少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