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7 月 25th, 2021

自疑與疑他是COVID-19 病毒的第一個症狀

▼優人神鼓於2020年在國家戲劇院演出「與你共舞」。(圖/錄自台灣新生報)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1/07/21】 重德停了兩天沒寫文章,是因為目前自己所做所為都是極其專業的領域,就算寫了相關的文章,恐怕也沒有人會想看。但是,此時有人傳來了在網路上流傳的幾篇文章,暗指COVID-19病毒是虛擬出來的病毒,是歐美一些生物科技恐怖集團結合了政客所杜撰出來,為的是要迫使全民去施打一種特殊的疫苗,而此疫苗將來會被這些恐怖集團用以作為控制全人類的武器。

重德不必請示神諭就知道這是荒唐到底的假資訊,重德並且高度懷疑其目的除了是製造全人類更大的恐慌之外,是否也有對於目前全世界目前正在進行的COVID-19病毒的溯源追查起到了烏賊煙霧戰的作用呢?因此,重德不得不寫此文辨正一下真偽。

       一個光怪陸離的論壇 背後恐怕很有陰謀

2021/7/20.16:13重德在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群組中貼文如下:https://accrcw75.pixnet.net/blog/post/69718960 上面的這一個網頁是一位網友傳給重德的,他以一些外國科學家的說法來將COVID-19定義為一個虛擬的病毒,是一群國際生技恐怖專家的共同通力合作,為的是讓大家趕快去注射疫苗苗,並說疫苗中的主要成分99.9%是氧化石墨烯(其實不是),並說這氧化石墨烯是一個可以為5G激活磁性的成分。

我把這一篇危言聳聽的“王大師論壇”提出來給大家參考,並非認同其主張(事實上我不認同),而是很好奇像這樣光怪陸離的主張,怎麼可能大行其道呢?因此,重德 想聽一聽大家的想法與看法。

其實,重德認為那一位網友將此《王大師論壇》的文章發給重德參考的動機絕對是善意的,因為他知道重德正為如何開發出可以在大氣中“消滅”COVID-19病毒的設備而大傷腦筋,因此他把這一個信息告知 重德,是因為重德曾說過要用石墨烯製程設備來在環境中發現COVID-19病毒並消滅之。

                 《王大師論壇》 誤將不同兩物混為一談

但是,重德認為《王大師論壇》這一篇文章的作者顯然把“氧化石墨”(graphite oxide)與“石墨烯” (Graphene)混用了,事實上這是兩個性質與用途都很不一樣的產品,而一般所謂的“氧化石墨烯” (Graphene oxide)其實是指以還原法製取“石墨烯”時的一個中間產物而已,其實就是指單層薄膜厚度為1nm左右的“氧化石墨”而已。

“氧化石墨”(graphite oxide) 是一種由物質量之比不定的碳、氫、氧元素構成的化合物。“氧化石墨”仍然保留石墨母體的片狀結構,但是兩層間的間距(約0.7nm)大約是石墨中層間距的兩倍。在“氧化石墨”中,除了純粹引入氧原子的過氧鍵外,實驗證實,結構中還存在其他種類官能團,比如羰基(=CO)、羥基(-OH)和酚羥基。

因此“氧化石墨”不是導體,或只能是半導體。由於氧化石墨中存在大量親水基團(如羧基與羥基),氧化石墨很容易在水溶液分散,形成單個小片段,而且絕大部分都只有單個石墨層。

“石墨烯”(Graphene)是一種由碳原子以sp2混成軌域組成六角型呈蜂巢晶格的平面薄膜,只有一個碳原子厚度的二維材料。因此,“石墨烯”是一種高導電體(電阻率為0.00000001Ω·m),高熱導體(5300W/mK),高柔軟度,高強度物質(可達到32 GPa的拉伸模數),而且是透明體(不透明度為2.3%)。

因此,“石墨烯”的潛在商業用途為:積體電路、石墨烯電晶體、觸控螢幕、液晶顯示、有機太陽能光電電池、有機發光二極體、導熱材料、熱界面材料、場致發無線電子源材料、超級電容器、石墨烯海水淡化過濾器、太陽能電池…等等。

通常吾人係將改良式Hummers法製備的氧化石墨烯(GO)存放在去離子水溶液中,使其薄膜單層厚度約為1 nm左右。然後於高真空環境下進行熱還原處理400℃、24小時,以脫除氧化石墨烯上的含氧官能基,形成還原氧化石墨烯(r-GO)薄膜。

                  “石墨烯奈米帶”確實可以感應電磁性

針對《王大師論壇》影片中有一段話:『Delgado指出,氧化石墨稀具有「電子吸收帶」(electronic absorption band),經過一定頻率的刺激,內容物會被激發並迅速氧化。最終導致類似新冠病毒的症狀。』重德 覺得有必要正本清源的向大家報告一下。

其實,“石墨烯奈米帶”(Graphene nanoribbon)是指大概寬度小於50 nm的“石墨烯條帶”。不同寬度與不同的切開邊緣形狀(鋸齒形和扶手椅形)會使得其特質在導體與半導體之間轉變,一般而言寬度較小者,其能隙較大。因此,在有磁場存在時,“石墨烯”的電導率會展現出反常《量子霍爾效應》,則其將感應出相應的電磁波或電流。

因此,如果我們將一條“石墨烯奈米帶”的寬度在中間特定位置做了調整的話,則我們就可以形成“量子禁閉”(quantum confinement),這就是“量子通訊”的一個重要基礎。但是,就如重德所言目前施打在人類身上的各種疫苗都不是“石墨烯”,而頂多只是“氧化石墨”的去離子水溶液而已,因此就不可能是“石墨烯奈米帶”了。

除非是有人刻意的不計成本的加入“石墨烯奈米帶”,但是這是為什麼呢?難道是為了讓這一個被施打疫苗的人身上被帶有特殊頻率的電磁感應接收器嗎?為的又是甚麼呢?難道是要讓一個人變成一個可被控制的機器人嗎?

                為天地滅毒被視為天職故無法求取人資

重德之前說過自己接受到天諭必須去“消滅COVID-19病毒”,而不是去“抵抗COVID-19病毒”,兩者意義完全不同,前者是在環境中主動的消滅COVID-19病毒,而後者是在人體中使用疫苗或藥物來與COVID-19病毒對抗。

前者可以讓人類生活回復到之前沒有COVID-19病毒的生活狀態,而後者只能讓人類與COVID-19病毒常相左右,而且必須時時防範COVID-19病毒的變異。前者不需要在人體中注射任何有不確定隱患的疫苗或藥物,後者卻要求人類身體冒著以下(包含但不限)被磁化、血栓、缺鐵性貧血等等不確定風險。

當然,沒有一個人會掏出錢讓您去在環境中“消滅COVID-19病毒”,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上帝的事,或至少是國家的事,事不關己。但是,每一個人都會掏錢出來買疫苗或買藥品來“抵抗COVID-19病毒”,這就是重德至今籌不到錢來推動這一個研發工作的主因。

                 製造能辨識COVID-19病毒的石墨烯設備

但是,無論如何,重德仍然是勇往直前,先擬定一些研發計畫,再來籌措研發財源。設若財源無著,就把研發計畫公告於世,讓他人接續進行研發。要在環境中“消滅COVID-19病毒”,其首要的任務就是要先能在大氣中發現COVID-19病毒的蹤跡,在此一課題中,重德將高度的依賴利用石墨烯所製造的生物辨識設備。

因為,“石墨烯”獨特的二維結構使它在傳感器領域具有光明的應用前景。巨大的表面積使它對周圍的環境非常敏感。即使是一個氣體分子吸附或釋放都可以檢測到。這是由於“石墨烯”具有高電導率和低雜訊的優良品質,能夠偵測這微小的電阻變化。

因此,重德的攻關課題是如何讓空氣中的COVID-19病毒在通過檢驗器時因為被被“吸附”而被發現?重德 目前初步考量是從COVID-19病毒的“形體與大小”下手,但是自己也感覺這應該還不是最好的辦法,因此可能還必須要考慮到COVID-19病毒的“電子密度”或是COVID-19病毒的“電磁效應”等等。

因此,重德擬要用石墨烯製成一個尺寸大約為COVID-19病毒DNA寬度的奈米洞,讓DNA分子遊過這奈米洞。由於DNA的四個鹼基(A、C、G、T)會對於石墨烯的電導率有不同的影響,只要測量DNA分子通過時產生的微小電壓差異,就可以知道到底是哪一個鹼基正在遊過奈米洞。

                   製造能消滅COVID-19病毒的紫外線設備

雖然殺死病毒的方法有很多種,但是大多數都是屬於接觸式殺菌方式,然而要在開放式空間營造出一個接觸式殺菌的機制實在是很不容易也很不經濟的。事實上,人類從古至今都知道太陽光就是一種最廉價也最有效的殺菌方式,因為除了太陽光照射的熱能之外,太陽光中的紫外線也是超強的殺菌法寶。

因此,重德將設計一種可以發出超強紫外線光的機器,當感應到石墨烯檢測設備所發出已經發現COVID-19病毒的蹤跡時才開動,並將附近的空氣中與地面上的COVID-19病毒全部以紫外線來消滅掉。當然,這一台紫外線機器是不能對包含人類在內的各種生物照射紫外線的,因此這一台機器必須裝有生物辨識AI系統。

因為,這一台紫外線機器是在戶外自行執行任務,因此它必須具備自有能源。重德 目前研究的方向是使用燃料電池來產生電力,來點亮紫外線殺菌燈。因為,這一台紫外線機器的執行地區不侷限在地面,也可能在樓梯間、風景區、車廂內,甚至於在較高的空氣層中,因此這一台紫外線機器除了有自走車型之外,恐怕還要有多軸無人機型,甚至於人攜型等多種形式。

                   製造能在人體內消滅 COVID-19病毒的藥物

此外,重德亦擬利用“氧化石墨烯”與“石墨烯的衍生化合物”能夠辨識COVID-19病毒細胞與正常細胞電子密度的不同的特性,進而附著在這些COVID-19病毒幹細胞上,使其能被標靶藥物所作用,達到抑止COVID-19病毒在人體內繁衍的效果。

此外,重德亦擬利用提供給病人帶正電離子的氫氣,以及帶負電的氫氧離子氣體,來進行病人身體內部的殺菌作戰。甚至在口罩中提供這個裝置,而使得每一個人呼吸到人體的空氣或是排到大氣中的空氣都能被帶正電離子的氫氣,以及帶負電的氫氧離子氣體先行消毒。

          『人魔相連怎做為,人神再通全靠我』

或許,能與上天溝通的重德只能做為一個拋轉引玉的人,真正落實的人可能是一個政治家或是科學家或者是一個大富豪,但是,重德 必須去宣傳自己的理念來啟發他們來投資與投入這一個事業。因此,重德 目前還不能輕言放棄這一個超負荷的天命。

昨夜,重德有一個好眠,有好幾個美夢,猶記得在夢中的重德暢遊各地,留下不少風雅詩篇,重德 認為這是上天的賞識,今晨書寫此文,馨香美麗依稀,頓減勞苦倦意,於是,謹誌以:『我本天仙降凡人,為解民瘼現神人;人魔相連怎做為,人神再通全靠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