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7 月 25th, 2021

大路關「石獅公」威靈顯赫 欄「水」擋「風」守護庄民

▼疫情嚴峻「獅老三」叮嚀大家出外要戴口罩並做好防疫工作。(圖/溫玉光提供)

【記者范家豪/專欄報導】 屏東縣高樹鄉廣福村,由於該地正位於山豬毛社入口要衝,因此俗稱「大路關」 並沿用迄今,有著全省罕見的3座大石獅,大路關人尊稱為「石獅公」,這,代表著大路關庄民的一部拓荒史,也可藉由這部拓荒史中,窺見客家民族不畏觀難,與大自然博門求生存的硬頭精神。其中乙座迄今(公元2006年)已有244年歷史,「石獅公」不只是鎮村之寶亦深具先民開荒關地的歷史意涵,經過專家學者實勘評定後,目前已依文化資產法將其列入屏東珍貴的民俗文物。

▲屏縣府客務處舉辦第一屆大路關石獅公文化節活動。(圖/溫玉光提供)

當時,廣福先民必須忍受披荊斬棘之苦還得面對山蟲野獸,土著侵犯及口社溪氾濫的威脅,為了鎮災止厄,也為了生存發展,在大路關關路口刻意建造 一座高1丈6尺的石獅,獅眼以玻璃鑲嵌,經陽光照射可發出灼灼亮光,獅腹中裝有大水缸,遭遇災難時可發出嗡嗡聲,藉此提醒村民並達到嚇阻作用。

▲大路關石獅公模型。(圖/溫玉光提供)

石獅公園地主溫玉光表示,大路關的3座石獅公,最老的一座,目前安置在廣福村「順天宮」旁。據大路關耆老口耳相傳,清乾隆元年(公元1736年)或稱乾隆2年(1737)先民自廣東梅縣、蕉嶺渡海來台,於萬丹濫庄登陸後溯溪到里港武洛,再沿著口社溪(莎卡蘭溪)到大路關開墾,每逢農曆10月稻穀收割季,就有從口社山谷來的強風(俗稱西邪風)作祟,造成莊稼作物莫大損失,於是籌建石獅鎮風,乾隆42年(1777)落成;由於山谷強風收斂,逐漸轉為有利於莊稼作物的和風,因而將石獅奉為神祇奉祀,尊稱為「石獅公」。

▲大路關石獅公園完工啟用。(圖/溫玉光提供)

獅老大乾隆2年(西元1737)先人篳路藍縷,到此披荊闢地留下此詩,先人從原鄉出發,輾轉來到大路關開墾,途中之險惡,當時廣福庄開庄奠基之初,遭遇洪水、猛獸、原住民、西斜風等威脅,災難不斷,庄民起議興建一大石獅,以鎮眾惡煞,果真待石獅公完成後,眾惡漸斂,庄民得以安居樂業,可惜當時時間不可考。

▲大路關石獅公「獅老大」。(圖/溫玉光提供)

咸豐7年(西元1857)ロ社溪山洪暴發,村毀獅埋,從此石獅沉埋土中百餘年。直到民國73年(西元1984),廣福大橋之承包商於夜夢中,有人囑其將河床下之工具移開,第2天於是半信半疑中將此重要的機具移走,果真洪水接踵而至,因而其損失大為減少。事過承包商到村中詢訪有何神明在地下,大路關庄人皆知有一神獅尚埋於土中,且位於獅老二後30公尺的地底:因有工程機具之便,便與村長一起取得村民之認同,於73年10月19日良辰吉日。 石獅公破土而出,隨即安座於順天官一側,供人民瞻仰膜拜。

大路關村民因感念石獅公的神恩,久久不忘,民國54年(西元1965)在順天宮媽祖的指示下,由村中泥塑師陳有祥先生在獅老二前10公尺處,起建獅老三並由萬巒李達松大師,做最後細部之扮整後完工,並擇2月29日子時開光供信眾來膜拜,至此村民始可安居樂業。

▲大路關石獅公園完工啟用。(圖/溫玉光提供)

民國85年7月31日賀伯颱風來襲時風雨交加,造成口社溪暴漲,村民看見一隻大水牛猛踩口社橋頭,致其斷裂,使洪水順利宣洩,才不致於釀成災禍。

民國98年8月8日莫拉克八八風災時災情更甚,大路提防在老河口處溃決,眼看洪水隨時就可能直衝入庄內,因有一民宅遭水所損,側倒後將洪水又推引回主河道,於是大路關全村逃過洪水肆虐的命運,情景就像從耆老口中所悉之石獅公的神力顯現,當時親眼目睹者,莫不感佩神獅的神蹟,讓大路關傳奇事蹟又加添一樁。

▲西斜風的威力造成屋倒、樹倒。(圖/溫玉光提供)

大路關在地文學工作者陳永茂先生表示,又另有一說,當時水打庄時,神獅為拯救庄民身家性命,以身體橫臥於水流滿急處,企圖阻擋洪水並將之導入舊河道,但因洪水實在過於洶猛,致使神獅抵擋到最後力竭,而遭到沙泥掩埋。據大路關「順天宮」管委會主任委員劉貴福先生轉述其尊堂劉鍾慶妹女士還在世時曾一再表示,先人口耳相傳,大路關開基石獅公從落成到被洪水泥流掩埋,剛剛好整整80年。

因此,從歷史記錄已知的大路關第一次水打庄發生於公元1857年,往前推算剛好80年,即知開基石獅公落成於公元 1777年,亦即大路關開庄之後,庄民可能因年年皆深受風害之苦,加上經濟基礎已逐漸穩固,乃於開莊41年後,籌資興建石獅公,藉以鎮風止煞 ,祈求五穀豐收。

▲溫玉光手機攝影獲佳作獎,作品:「大路關西斜風」。(圖/溫玉光提供)

民國39年(公元1950年)間,村民江順霖先生為建池塘養魚,在無意問挖到遭沙泥掩埋近百年之石獅公頭部,因而停止挖掘,由於大部分獅身仍埋於土中。陳永茂說:猶記兒時曾邀玩伴前往探秘,看到泥塘中僅露出部分頭部的石獅公,泥塘四週佈滿灌木與雜草,偶有綠繡眼(青絲烏)穿梭其間,景色看來頗為淒涼。

據說日據(公元1895年)初期,曾多次試圖尋找這座被埋石獅,但屢遭失敗,於是村民乃計議籌建第2座石獅;據「六堆客家社會文化發展與變遷之研究一歷史源流篇」第9頁所載(2001年出版),第2座石獅公是於大正7年(公元1918年)重建完成,迄今已有88年歷史,目前仍安置於尚和路西側果園,幾乎已被雜草湮沒,外表也長滿青苔,景象亦顯得落寞淒涼。

▲大路關石獅公文化節踩街活動。(圖/溫玉光提供)

又據村內耆老口述,當年第2座石獅公建成之時,時值德南勢與大路關常爭水權,曾為大路關庄民巡守口社山溪灌溉及飲用水源,後因水源爭執,兩地人士間隙已久,昭和9年(西元1934年),口社溪再度氾濫,舊南勢災情甚重,在地神明起乩直指大路關石獅師顯神威,將洪水分流致使洪害嚴重:由於新仇加上舊恨,乃心生報復,暗中派人以大釘槌由獅老二臂部敲擊入獅身,導致神獅失去靈性,另據大路關李丁藍先生轉述其尊翁李傳興先生在世時表示,當神獅被釘擊時他當時才8歲,曾親眼目睹,李翁乃民國元年(公元1912年)生,故,第2座石獅公遭釘擊事件,應是發生於民國8年(即日據大正8年,公元1919年)。

▲大路關石獅公「獅老二」。(圖/溫玉光提供)

據傳,石獅受到釘擊時,庄民曾聞石獅痛苦淒鳴3天3夜不停歇,石獅一怒之下呼風喚雨,頓時飛沙走石,舊南勢屋倒人傷,倖餘各部份遷至新南勢,從此獅老二神威不再,黯然至今。陳永茂兒時常邀玩伴前往憑弔第2座石獅公,確實見到石獅臂部有一深部見底、直徑約10公分的洞口,故對於前述傳說深信不疑。

本庄黃新居老詩人有感,作詩以資紀念,敘述其獨自默默承受所有的災難與冤屈:同時也速說大路關人在此,開疆關土力守家園,血淚交織的歷史,嘆佩!

廣福聞名石獅公、八八風災顯神通,附近鄉民都遭殃、只有廣福保平安

村民為了感謝祂、講好為祂作生日,吂知介年大鬧熱、村民沒閒漏溝歇

惹起石獅大發譴、每晚哺都大風起,靜久靜久沒停止、村民百思想不通

原來就係石獅公。

到了台灣光復後,開基石獅尚埋在土中,第2座石獅老舊並失靈,村民研議再建第3座,由鍾騰輝擔任發起人,民國54年(公元1965年,石碑卻誤刻為民國60年)歲次乙幾年農曆2月29日完工落成,安座於尚和路旁,迄今已有41年歷史,係一座粉漆得繽紛亮麗的石獅,落成時,連續3天以布袋戲演出酬神,陳永茂先生當年以12歲之齡恭逢其會。

▲大路關石獅公「獅老三」。(圖/溫玉光提供)

溫玉光指出,當年讀初中時常跑去看石獅的建造,他說石獅裏面五臟俱全,以水缸坐其肚子,用紅色綢緞做心、肝、肺等器官,用黃色綢緞做食道、胃及腸子,落成經媽祖指示在午夜12點開光,之後每年就以農曆2月29日祭祀,另值得一提的是祭祀所用的三牲一般都經過燙煮過,但石獅公是用全生的生羊、生豬及生雞祭拜。

民國73年(公元1984年)歲次甲子年9月7日,鳳山市堪輿師余國源先生到大路關遊歷,得知開基石獅公仍深埋土裡,非常關心,經與村長鍾傳壽及村民協議後,於10月初,請到曾在河壩施工時,看到神獅顯靈並受到庇佑之陳振萊先生熱心贊助,駕駛自有吊車,在村民同心協力下,將淹沒於沙泥中之石獅公挖出,吊起,安座於「順天宮」旁由大路關陳永仁先生與李玉蘭女士夫婦合築,長/14尺,寬9尺,高3.1尺之座檯,並經陳永和先生工藝巧手,敬謹修復神獅受損部分;至此,這座大路關開基石獅公才重見天日,再度顯赫威靈。

▲牛頸頓背(口社村後山)。(圖/溫玉光提供)

                            石獅公

大路關呢十月冬、禾出就患西斜風,穀燦揥到白了了、正來作隻石獅公

大路關呢石獅公、坐眠都係面向東,牛頸頓背做海湧、佢會攔水加擋風

華語翻譯:大路關10月份的冬天、每當稻穗成長就會颳起西斜風,往往都將稻穀掃光、才會建造石獅公,大路關的石獅公、不論坐臥皆面向東邊,當年口社村後山的口社溪氾濫、石獅公會護庄攔水又擋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