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5 月 16th, 2021

緬甸政變 中共缺糧

▼中共今年糧政十分嚴峻天災加上人禍讓中國人民難以吃飽。(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1/03/24】 緬甸是亞洲灌溉區域比率最低的國家,但是卻產出不少的稻米。緬甸目前約有1,500萬英畝農地利用雨水灌溉,進而生產1,300多萬噸稻米。夏季時種植面積減少,因為必須利用灌溉用水及河流抽水系統,種植面積已達到180多萬英畝。

2018年,緬甸食米出口達到300多萬噸,為70多年來最高水準。截至9月30日的前2019-20財年,緬甸食米出口創造了8億美元以上的收入,估計出口量逾250萬噸。

緬甸的農產品主要出口到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孟加拉國、印度、印尼及斯裡蘭卡。中國是緬甸“食米”的主要買家,於34萬噸,其次是菲律賓(3.6萬噸)及波蘭(1.4萬噸)。緬甸向中國出口“碎米”最多(逾210萬噸),其次是比利時(4.6萬噸)及泰國(超過6.3萬噸)。碎米被投放到16個國外市場。

中國2020年食米進口許可證已於2020年12月31日到期,故食米貿易暫停。由於中共缺糧嚴重,因此中國海關於2021年2月26日向更多緬甸企業核發許可證,允許它們通過木姐陸路邊境合法向中國出口食米。今年獲准向中國出口食米的公司數量是去年上市公司的3倍,稻米配額也將提高。

由於木姐食米批發中心是以人民幣來交易緬甸食米的,食米的價格為每袋129人民幣、Ngasein品種133人民幣、Thuka品種135人民幣、Htonepu品種142人民幣。隨著人民幣升值,緬甸食米及碎米出口強勁,出口商獲得可觀的收益。

然而,因私人銀行關閉,擾亂了稻米貿易的交易問題。因此,貿易額較去年同期下降了一半。緬甸食米聯合會稱,在2020-21財年10月1日至1月15日期間,緬甸向外國運送了72萬多噸食米及碎米,收入逾2.75億美元。但是目前則不增反減,主要是因為緬甸政變導致私人銀行關閉,因此重德才會說「緬甸政變,中共缺糧」。

▲在高當縣的緬甸與泰國界河河口的一個緬甸 Pulo 島嶼上建設一個國際漁貿島的規劃藍圖。(圖/李重德提供)

                          緬甸南境 高雄西域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1/03/24】 在緬甸的最南端是一個縣,縣名是Kawthoung,英文直譯就是“高雄”,但是中文則翻譯作為“高當”以和臺灣的高雄市有別。

換句話說,在緬甸最南端也有一個高雄市的孿生城市,她就稱為“高當縣”,該縣的面積不大,9,178.3平方公里,2014年人口221,738人,包含有兩鎮區“高當鎮”(Kawthaung Township)與“博賓鎮”(Bokpyin Township)。

首府是“高當鎮” ,該鎮面積為2,527平方公里,在2014年人口普查時人口為140,020人。該地緣起於1859年,當地有一個華人和泰國人的團體定居在“馬利萬”(Maliwan),馬里萬以其眾多的湖泊和花樹而聞名。1872年,丹老行政區的第三任市長阿什利·丁爵士(1870-1875年)指派了第一位駐紮在馬里萬的警官。1891年,由於馬里萬位於馬里萬溪一條小淺河岸邊,不適合大型船隻進入和等待潮水,當地政府辦公室從馬里萬遷往高當。1865年,以納尤達·艾哈邁德為首的阿拉伯-馬來人團體在梅爾吉群島(即是丹老群島)周圍旅行和收集海產品,開始在維多利亞角灣(即是緬甸高當鎮與泰國拉廊府之間的海灣)形成基地和村莊。這一段故事說明勇敢的華人團體結合了泰國人團體與阿拉伯-馬來人團體開創了緬甸最南端的高當鎮,也說明了古來這裡就已經有漁獲的國際貿易。

第二個鎮區是“博賓鎮”,該鎮面積6,651.4平方公里,2014年人口普查時人口81,718人。

在重德擬向緬甸投資委員會(MIC)提交的由“真龍集團”牽頭國際共同開發“丹老經濟特區”的計畫中,將在“高當鎮”投資開發一個【高當工業區】,而在“博賓鎮”投資開發一個【博賓工業區】,該兩工業區都各自緊鄰著“高當機場”與“博賓機場”。

“高當機場”(IATA:KAW,ICAO:VYKT)是緬甸高當鎮的一座國際機場。該機場座標:10.051439, 98.540628,海拔12.5 m,有一個很小的航站樓,沒有登機口。機場有一條1,800 x 50米的瀝青跑道。

“博賓機場”(IATA:VBP;ICAO:VYBP)是緬甸博賓鎮的一座國內機場。該機場座標:11.1544, 98.7346) 有一個很小的航站樓,沒有登機口。

【高當工業區】與【博賓工業區】都將爭取一個共同的產業進駐,那就是漁業加工產業,因為這兩個工業區都鄰接著安達曼海,因此所有的漁獲都可以直接在工業區內登岸,而這一些漁獲除了一部分是印度洋上的遠洋漁船所捕獲的大型魚之外,更多的是在丹老群島海域所捕獲的各種珍貴海水魚。

但是由於【博賓工業區】所處的博賓鎮擁有廣大的丘陵地種植著包含油棕、橡膠樹、甘蔗等經濟作物,因此【博賓工業區】也將發展食油產業、生橡膠產業、製糖產業。

其實,在今年年初,德林達依省政府已向緬甸投資委員會(MIC)提交了一份提案,要求建立一個以漁業重點的經濟區,包括魚品批發市場,冷藏設施以及在緬泰邊境進行貿易的碼頭。

因為在2019-20財年,緬甸水產行業的出口僅為8.6億美元,然而預測的出口將逾10億美元,這是因為公共設施與商業設施投入不足所致,特別是由於新冠肺炎運輸困難,緬甸海產品行業目前使用更昂貴的替代路線(空運與海運)出口到中國。

其實,讓重德起心動念要去投資開發【高當工業區】與【博賓工業區】的動機並不是商業上的利益,而是有鑑於緬甸有400萬人必須偷渡到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去非法打工,而其中最不人道的工作環境就是去當漁工。因此,重德 才想要讓緬甸人在緬甸的經濟海域來捕魚、加工與出口。

這就是為何在在重德擬向緬甸投資委員會(MIC)提交的由“真龍集團”牽頭國際共同開發“丹老經濟特區”的計畫中,四個工業區【凱伊工業區】、【丹老工業區】、【高當工業區】與【博賓工業區】都設有船舶產業園區的緣故,因為 重德 擬提供當地漁民各種大小漁船的租賃來讓他們『漁者有其船』。

其實,三年前重德就已經繪製好一個在高當縣的緬甸與泰國界河河口的一個緬甸Pulo島嶼上建設一個國際漁貿島的規劃藍圖(如本文附圖),該Pulo島在【高當工業區】以南約8公里,因此可以一併開發,但是投資開發的前提是緬甸政治上的穩定,德林達依省政府想要讓該省發展成為以漁業為重點的經濟區,重德 在三年前便起心動念了,當時是“民盟”首次執政,重德曾說等“民盟”能順利第二次執政才是投資緬甸的時機,果然,緬甸的軍方不讓“民盟”第二次執政!

“高當縣”是緬甸的最南端一個縣,其英文譯為中文本應該是“高雄縣”,作為一個高雄市民的且又曾在高雄區漁會服務過的 重德 來說,緬甸丹老群島的海域是一個可以提供200艘臺灣近海漁船入漁的良好魚場,因此爭取臺灣漁船入漁也被納入“丹老經濟特區”開發計畫之中,重德期待緬甸南境的高當一隅能成為高雄漁牧的西域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