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5 月 8th, 2021

無中生有重德糧 人食草糧不殺生

▼多色鰓蘑菇與其他褐腐菌科植物分泌高濃度的酵素成分足以分解與消化木質素與植物的細胞膜質。(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1/04/18】 重德既然認定「元始天尊」是“靈父”,而且也獲響應(「三清宮」曾內外三座香爐同時於重德到廟時發爐歡迎),因此「元始天尊」所命就如同父命一般,重德不敢違逆。

昨日,重德如同往昔前往「三清宮」向“靈父”請安,禮成未蒙准退,故問是否有事相告,果然聖杯,再問之後得知“靈父”要重德研究無中生有糧食,以解未來神州大地億萬人民缺糧斷炊之難。故重德返家後亟思集思廣益,故有以下諸群組對話,今公開於此,俾請友好共策互勵與共襄盛舉。

2021/4/17 21:40 重德 在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Line群組上貼文:『今天拜廟時,神佛要我去研究如何無中生有的找出大量的糧食來養活世人。

我的知識告訴我這是不可能的事,就算能預先儲備糧食也只能很少量與很短的時間內,代價也很高。更何況從明年起全球會連續幾年農產欠收,所以神佛才要求我去研究如何無中生有出大量的糧食來。請在這方面有研究過的人來共同交流一下。』

隨後,臺灣的最大麵包生產商梁董在22:05貼文:『今年物料已漲三成了,而且要等三個月,不好買了。』

2021/4/17 22:20重德在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Line群組上答覆:『每次去您那裡都看到您桌子上擺著您正在研究的罐頭蛋糕,您說這是日本人為了儲備末日到臨時的糧食,可保存三年。我猜想該蛋糕或許會大賣。但是我有更經濟的商品,那就是改良式的“年糕”。』

2021/4/17 22:27重德在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Line群組上貼文:『我原來的規劃都是墾荒來增加耕地,以及提供誘因來促進農耕,或是貨暢其流的方式。但是可能緩不濟急。因此,我將改為開發一種不是以現在的糧食所做出來的“新糧食”。例如,牛可以吃草,人卻不能吃草,那是因為牛的胃構造與胃酸與人類不同。但是〈人造牛胃〉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當然,不一定是草,重德已經找到了更大量的農業廢棄物來滿足這個〈人造牛胃〉的需求。但是人體所需求的蛋白質卻是茹素的 重德 一大難關,因為自然界中大多數蛋白質都取自與動物。而且大多經過食物鏈來運作。』

今早,重德把昨夜作夢的情景寫出而在08:31貼文在在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Line群組上:『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昨夜夢中,重德 宴客,吃的是“公飯”(類似“定食”又似廟宇“齋飯”),好似就在 重德 所投資的“義飯館”(自由隨喜買單的飯館)。來客是過往知名政客,問我何為? 何必為? 何所為? 何能為? 重德啞然片刻,然後答以:“我為我所當為,為天地為,為人類為,知其不可為而為,因知識有限有蔽,而慈悲無類無涯,故請教諸賢相授。”眾賓客默認,於是重德輕吟一詩以解尷尬。“誰曰人生太苦悶,糊塗人生糊塗過。誰教大任一肩挑,天之契子盡大孝。若問前程何苦行,九難十劫豈無影。九顛十仆再奮起,自提自放自逍遙。劫末收圓留何人?三字訣示真善人。白花開成紅龍果,寒門堅志登廟堂。”宴罷,覺醒,記實。』

2021/4/18 10:25─10:55重德在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Line群組上貼文:『木耳露飲品可能是好東西。』『我打算用Soypress工法將豆漿加熱加壓來萃取蛋白質出來,而與其他食品組合調製出全質營養食品。』『重德研發的〈人造牛胃〉將以稻稈、玉米稈、麥稈、甘蔗渣等農業廢棄物為原料。』隨後,臺灣的最大麵包生產商  梁董在11:08貼文:『將以上廢料經化學處理變成蛋白質及維他命飲料不是更好又快嗎?』

2021/4/18 12:10─15:25重德在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Line群組上答覆:『您說的很對,我的〈人造牛胃〉其實就是一個化學工廠,因此主要成品也就是您說的那些飲品。但是我們還製造出許多其他的副產品。我所研發的〈人造牛胃〉大型的就是安裝在製糖廠旁的一個工廠,主要仰賴甘蔗渣以及糖汁。它就是核心工廠,用以產製包含蛋白質與維他命飲品,也有酵素以及許多的固態食品。但是為了配合農收就近收集農業廢棄物,我將研製各型的〈貨櫃式人造牛胃〉來機動的調度到各農業鄉。它們將在田野間做第一道處理,然後再轉運半成品到核心工廠做出成品來。』

『今年是牛年,而且 重德 也正在研發〈人造牛胃〉來讓人類未來也能從各種草本植物與禾麥稈及甘蔗渣中獲得到可靠的糧食,因此,重德 就先在此告訴大家有關牛的四個胃各有啥功能。牛的四個胃分別是“瘤胃”(rumen),“網胃”(reticulum),“瓣胃”(omasum)和“皺胃”(abomasum)。這是草的細胞壁中含有大量纖維素,大部分動物(包括人類)都無法消化纖維素,牛為因應分解纖維素之需求,所以食道就演化成為“瘤胃”、“網胃”和“瓣胃”。

我們觀察牛吃草的時候動作是很迅速的,略微咀嚼幾口就直接吞下。草和唾液混合後首先進入“瘤胃”。在年的“瘤胃”中存在大量微生物,食物在這裡會經歷發酵的過程,細胞壁中的“纖維素”被分解成“糖分”,細胞中的營養物質得以釋放出來,這些營養物質中一部分會被“微生物”代謝生成“脂肪酸”、“甲烷”和“二氧化碳”,其中“甲烷”和“二氧化碳”以「打嗝」的形式排出體外。

重德研製的〈貨櫃式人造牛胃〉主要就是仿自黏的“瘤胃”,但是“甲烷”和“二氧化碳”是破壞臭氧層造成溫室效應的元兇,因此〈貨櫃式人造牛胃〉製得的“甲烷”和“二氧化碳”將被收集而作為天然氣燃料以及綠藻食物源。

通常〈貨櫃式人造牛胃〉只在田野間做完第一道工序之後,就由裝有收集“甲烷”和“二氧化碳”氣唧筒的攪拌車運到〈人造牛胃核心工廠〉來進行牛的以下三個胃的工序。

牛的“網胃”的胃壁有蜂窩狀結構,經過“瘤胃”發酵後的食糜會在這裡形成一個一個的小「食物團」。當牛停止進食後,這些食物團就會重新進入口中再次咀嚼,經過咀嚼之後,食物團變得更加細碎,更有利於“微生物”的發酵和消化吸收。

因此,食物團經過再次咀嚼、發酵後,進入牛的“瓣胃”,隨著“瓣胃”的蠕動,食物進一步被切碎。

牛的“皺胃”又稱為「真胃」,它的作用跟其他哺乳動物的胃相同,會分泌“胃酸”和“消化酵素”。當食糜到達“皺胃”時,“胃酸”和“消化酵素”會分解這些營養物質,食糜中的“微生物”也會在這裡被分解。在“皺胃”消化完成之後,食物便會進入小腸,進一步被消化和吸收啦。

以上的牛消化草纖維素的三個工序將會在〈人造牛胃核心工廠〉來進行,因此〈人造牛胃核心工廠〉還需要一個能消化吸收食物的〈人造牛小腸〉系統。』

『上述的說法,似乎太簡化了〈人造牛胃〉的關鍵過程,也就是如何分解纖維素這一個大問題。因此〈人造牛胃〉的成敗關鍵是我們能否利用“纖維分解菌”產生具專一性的“纖維素分解酵素”,將纖維素分解成較易被微生物使用的“小分子醣類形式”。此種生物處理纖維素的方式被認為是較不易破壞環境的一種處理方式。

因為,纖維素分解後會產生小分子的可溶性醣類,這些小分子醣類再經過發酵反應後產生的發酵產物如氫氣、乙醇及一些揮發性脂肪酸等。

因此,我們探究纖維素是由葡萄糖單體所串起之大分子多醣,其構造單元體為纖維二糖,而纖維二糖為兩個葡萄糖分子以 β-1,4-糖苷鍵連結而成。

鏈狀結構中的分子間包含排列整齊的結晶區及排列不規則的非結晶區,由於結晶區結構排列整齊,阻礙水分子及酵素分子進入結構中反應,使得纖維素結構不易被破壞,因此纖維素需先被分解,才能進行後續的開發及利用。

“纖維素分解酵素”為作用於纖維素之酵素總稱,主要分成三大類:“內切型纖維素分解酵素”(endo-β-1,4-glucanase)、“外切型纖維素分解酵素”(exo-β-1,4-glucanase),以及“β-葡萄糖苷酵素(β-1,4-glucosidase)”,這三種纖維素水解酵素透過相互作用達到分解纖維素之效果。“纖維素分解酵素”正如同一把剪刀,將聚合結構的纖維素一步一步修剪成最原始的“葡萄糖”基本結構。 纖維素分解酵素廣泛存在於自然界的生物體中。細菌、真菌、動物體內等都能產生纖維素分解酵素。一般用於生產的纖維素分解酵素來自於真菌,比較典型的有木酶屬(Trichoderma)、麴黴屬(Aspergillus)和青黴屬(Penicillium)。纖維素分解酵素一般可以分為三類:C1酵素、CX酵素和β-葡萄糖苷酵素。三種酵素同時作用時才能水解晶體纖維素。

由於產生纖維素分解酵素的菌種是很容易退化,因此將導致產酵素能力的降低。並且纖維素分解酵素是四級結構,由於纖維素分解酵素難以提純,實際應用時一般還含有半纖維素分解酵素和其他相關的酵素,如澱粉酵素(amylase)、蛋白酵素(Protease)等。』

『重德 注意到一種多色鰓多孔菌蘑菇(Lenzites betulina、gilled polypore、birch mazegill 或 multicolor gill polypore) ,因為這些神奇的消化酵素還可分解各式各樣的毒素,只要這些毒素具有類似於木材的化學鏈,即可被這些消化酵素分解。

因此,此種菌類植物的酵素也在醫療方面大有貢獻,可作成抗氧化劑、抗細菌、抗腫瘤、抑制免疫力活動等,另外因為它有強大的分解細胞模質纖維素與木質素的功能,故應對增進造紙業與生物降解方面的研發技術之精進也有幫助。』

『糧食開發工程是一個巨大的工程,重德 的知識有限,本來不該輕舉妄動,但是眼下卻無人致力於此,重德 既受神佛之指示鑽研於農糧的無中生有,因此就不能不頂彈前鋒,唯願能成活人濟世之天業。謹此,誌以:“無中生有重德糧,人食草糧不殺生。劫末活人無業障,濟世再啟新紀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