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5 月 16th, 2021

投資臺灣或投資緬甸? 選一個吧!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1/04/02】 ○○兄:您好今天神佛告知重德說最近三個月內中國大陸會有人來訪,重德猜想或許將會是兄臺,因為2019年4月,您曾約重德到金門一晤,但是好事多磨,我們始終緣慳一面。

當時,重德擬在臺灣參選總統一職,而兄臺則有意來臺灣投資實業,因此,重德 當時竊盼兄臺所直接與間接控制的七十多家上市公司能有一半來臺灣投資,而讓投資總額超過新臺幣5000億元。

當時,重德幾乎找遍了臺灣的所有工業區,而覓得了一百公頃的工業用地,擬作為  兄臺來臺灣投資工業的用地。如今,重德回頭再探這一些土地的下落,大多已經在去年中被返回臺灣投資的臺商搶購一空,而且成交價格大約提高了近一倍。

因此,倘若兄臺當時來臺灣投資,其中購地款如果達新臺幣3000億元的話,那麼在不到二年的時間,當兄臺的工廠還沒蓋好的時候,兄臺的投資款就已經全部賺回了。

或許,是重德 放棄參選總統的緣故,而讓兄臺暫時就不來臺灣投資,但是重德依然記得當時曾提醒  兄臺說,“中美貿易衝突”只會越來越劇烈,因此在三年內從中國大陸出口商品到美國將會阻礙重重,而臺灣則會在5年內與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RTA),因此力勸  兄臺將產品末端生產工序遷移到臺灣來做,如果合計在臺灣加工的產值達40%以上時,將可取得臺灣的原產地證明,而可長保美國市場,而且也會享有免稅進口優惠條件。

或許,是兩岸越來越不對盤的政治因素讓  兄臺到臺灣來投資的信心不足,也或許  兄臺已經另有其他的安排,因為睿智如  兄臺者必然洞燭機先,而把多數可能貶值的資產轉換成為可以持續增值以及可以持續獲利的資產。

我們都知道投資的要領是不能孤注一擲,更不能不考慮風險。一般而言,一個企業的在任何時刻可以自由運作的資金大小,是可以作為該公司控管“非系統性風險能力”大小的評斷,但是若是該公司的所有資產都集中在一地,則該公司就會有“地域性系統風險”,若是該公司的所有資產都以同一種貨幣來計價,則該公司就會有“匯率性系統風險”,這是無庸置疑的。

而且,金融類資產在大多數的場合中是比較不安定的,因為影響這些金融類資產的變數甚多,而且因為金融類資產的高流動性使得風險變化變得更快速與更集中。這就是為何銀行一遇到擠兌就很容易垮掉的原因,也是為何今天的股市、債市、匯市、期貨竟然成為博弈業與屠宰場的原因。

因此,假設兄臺自認為還沒有做好預防“地域性系統風險”與“匯率性系統風險”的風險控管,則重德將請兄臺考慮拙計的《開發南緬甸兩經濟特區的投資企劃案》。如果兄臺對該企劃案有投資興趣,重德 竭誠歡迎  兄臺近期到臺灣來深入研究投資的相關事宜。

為何《開發南緬甸兩經濟特區的投資企劃案》能讓兄臺的企業更為穩固呢?首先,在“地域性系統風險”方面,重德認為由於緬甸目前是處於最不安定的時候,因此後面的發展無論是軍方獲勝或是「民盟」獲勝,都會是利空出盡的局面。因此我們在此期間投資緬甸,將可以和相關部門談判爭取到以更優惠條件來承接「土瓦經濟特區」以及另外爭取到投資成立「丹老經濟特區」的機會。

其次,在“匯率性系統風險” 方面,重德認為兄臺的七十多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交易都集中在中國大陸與香港,因此資產分配可能太集中於人民幣資產,而使得人民幣的匯率影響太過突出。

其實,重德認為一家公司的資產並不只是固定資產與變動資產這兩項而已,其實能承受債務的部分也算做是資產的一部份,能以信用做擔保而貸得到的資金部位,或是可以賒帳取貨的部位,也都可以被視為是資產的一部份。

因此,如照重德的觀點來看,兄臺的七十多家在中國大陸與香港股票上市的企業,都擁有了比帳面上更高的人民幣資產,多出來的部分是來自於以信用做擔保而貸得到的資金部位,以信用做擔保而可以賒帳取貨的部位。

但是,縱然兄臺善加利用信用條件而放大了資產,但是由於所放大的資產都是以人民幣資產來存放,因此將使得“匯率性系統風險”更集中放大了。但是如果這一些利用信用條件而放大了資產系轉換成外幣資產,則一旦人民幣貶值時,這一些外幣資產將立即產生“匯差益”。

當然,人民幣也可能會升值,因此這一些利用信用條件而放大了資產系轉換成外幣資產後,他日要再換回人民幣來還款時將會產生“匯差損”。但是如果在此同時,  兄臺能掌握住每一個國民所必須消費的進口必需品時,則兄臺自然可以用進口該必需品在國內銷售而獲得到人民幣收入以還之前的人民幣借款(或進貨款)。

這就是重德之前向兄臺說明將要同時推動【幫賣中國商品】以及【賣糧到大陸】的兩計畫的原因。前者是讓  兄臺可以利用信用條件而放大了資產,並將此資產轉換成外幣資產。後者則是讓  兄臺用以在國內以進口商品換取到大量人民幣的作法。

因此,重德 早已擬定好了在東南亞地區【幫賣中國汽車】、【幫賣中國機車】、【幫賣中國三輪車】、【幫賣中國貨輪】、【幫賣中國鐵殼漁船】、【幫賣中國建機】、【幫賣中國農機】、【幫賣中國礦機】、【幫賣中國整廠輸出】、【幫賣中國電廠輸出】、【幫賣中國輸電工程統包】…等計畫。

因此,兄臺轄下的七十多家上市公司,應該有多家可以提供自己的商品來讓 重德 代為在世界各地銷售,甚至也可以利用自己的信用條件而賒購一些其他企業的商品來讓重德代為在世界各地銷售。

由於重德的大多數【幫賣中國商品】都將配合以金融租賃手段來刺激消費,因此這一些商品的海外資產回收將會是細水長流的。但是這一些收益是來自於商品的交易,因此收益是固定的。但是如果這一些【幫賣中國商品】是被用於進行一個在海外有保障的投資行為時,則其收益將會隨著投資的成功而有額外的創收。

因此,當我們觀察到緬甸目前因為政治不安定而幣值巨幅貶值時,我們此時投資緬甸不只可以向緬甸政府談判而議得到最好的條件,同時我們也會以同樣多的人民幣而換得到更多的緬幣,換句話說此時我們投資緬甸將在土地、房屋、勞務、原料、水電…等方面都享受到打折的優惠。

當然,我們的投資收益除了商品可以直接銷售而獲得到貨款之外,對於一個即將利空出盡而終究會步上正軌的社會而言,能在土地最廉價的時候大量購買進土地,這將是獲利最大商業。過去緬甸也與許多國家一樣會限制外國人購買土地,因此 重德 的《開發南緬甸兩經濟特區的投資企劃案》做了特別的安排,而讓外國投資者可以名正言順地取得許多土地。

這就是《開發南緬甸兩經濟特區的投資企劃案》內部包含著15個工業區的開發,也包含了15個LAAAC浮棧港的開發,也包含了14個路段的鐵公路聯合開發,也包含了21個大型的整廠輸出工程專案,也包含了一座全世界最大的潮汐發電廠,因此這就意味著我們掌握住鐵公路沿線的土地優先開發權、港埠優先開發權、勞工商業社區開發權、都市發展主導權、維生系統獨賣專利權…等等。

以下就是這一些  兄臺可以參與投資的項目,這些投資都是固定資產,有其安全性與增值性,當然也有在運營期間的獲利性,請參考之:

(本信函全文12頁,謹提供前面4頁與最後一頁供會友參考)

在國際情勢詭譎多變的今日,在兩岸氣氛緊張低迷的現在,重德 沒有一絲要逃避責任的念頭,但是 重德 知道自己在兩岸之間已經沒有過去那一種能言大義與勇開先河的角色。

因此,重德 雖然在2019年已經著作有《濟世》《經國》《能戰》《可和》《培菁》《神國》《仙境》七本參選總統的政見書,凡140萬餘言,也張貼了1000多份的網頁文章,以及100多部的微電影,但是自認為無才又無德,因此自提自放,無礙無憾!

如今,重德雖然蟄伏在野,一樣是「國事家事天下事,事事關心」。而對於國族與對天地的忠孝,重德 採取了最草根的做法去付出,不再是「捨我其誰」了。重德今聞神佛言三個月內有大陸友人來訪,觸景生情,叨唸許多,惟願與兄臺早日寶島相見,暢懷敘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