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5 月 11th, 2021

就當作是 一場夢囈吧

▼AI級飛天摩托車。(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1/01/25】 今晨五點醒來,有一個夢境依稀還在重德的腦海之中,因此就把它寫下來。那就是重德與親友投資建設一個私立高校,地點選在偏遠的山區,廣裘的校地都是丘陵,平地甚少,出入不便。

原來這一所貴族學校的學生每一個人都有一個交通工具,住在半山腰的學生騎的是 重德公司出品的“AI級摩托車”,該摩托車要價數百萬元,住在更高山區的學生騎的是重德公司出品的“AI級飛天摩托車”,該摩托車要價數千萬元。

這兩型摩托車都是AI級的,換句話說它有人工智慧,因此它會避免掉所有的意外發生。但是“AI級飛天摩托車”其實就是一架垂直起降的迷你型噴射飛機,該車除了在地面上會使用的內燃機之外,還裝上幾個渦扇噴射發動機,以及一個可以收合與開展的飛行翼。但是整體質量將控制在300kg以內,以便使用MS-400當作主噴射引擎時,可以垂直起降。

▲AI級飛天摩托車.1。(圖/李重德提供)

由於,這是全球首創的可以在學校場地內自由飛翔的規劃,因此該校將招徠了全世界的許多富家公子首選在此就讀,因此該校不只是培育了不少優秀人才,也整合了全世界最大的財富。

至於“AI級飛天摩托車”如何而來,那是重德早期的研發商品,是配備給36支特戰軍中的“野狼軍”中的“飛天野狼營”使用的載具。事實上“野狼軍”是陸行低火力的以清鄉作戰為主的部隊,而在 重德 的36支特戰軍中,其實還有一支是配備可以飛天的高火力四足微戰車(2000kg)的部隊,它稱作“飛狼軍”。

哈哈,我又在說夢話了,因為這一些部隊目前不存在,未來也不一定存在,但是它們存在於重德的腦海之中,如果重德不想要承擔拯救人類的責任,它們就不可能出現在這個世上。今天藉著這一個夢境來說說夢話,大家看到就當沒看到一樣,反正是夢境,就當作是聽到某人的夢囈吧!

▲全球六大晶圓代工廠先進製程演進表。(圖/李重德提供)

  COVID-19疫情下的經濟發展評估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1/01/24】 重德在過去一年時間內沒有做過國內與國際的經濟評估,這是因為 重德 發現不管是在國內或是在國外都有一些經濟假象存在,而重德要說經濟議題就必須說真相,如果只是迎合當時的假象而說出的是一種短暫的經濟現象的話,那就不如不說的好。

那麼,究竟國內與國際的哪一些經濟現象是假象呢?而其真相又是如何呢?首先,過去一年由於COVID-19疫情的影響,建構在人流部分的旅遊業、餐飲業、百貨業、客運業、航空業、郵輪業等勢必生意慘淡,這是無庸置疑的。但是既然人與人之間不能密切往來,則照說對於汽車業的需求應該要大幅地降低才是,但是有些國家的傳統汽車生產確實受到了影響,但是對於全體電動車市場的需求卻是大增,這是為甚麼?

照說,COVID-19疫情造成許多國家的城市被限制人員流動,因此汽車的更新並不迫切才是。因此,重德 高度的懷疑目前電動汽車市場的暴增應該是人們無從消費之後的一種補償性的消費,這是一種假性市場現象,當人們拿到高架的電動車但卻發現無處可去時,這一個市場浪潮就會消退了。

其次,作為美國與中國大陸貿易衝突的標靶之一的美國禁止全球出售高階半導體給中國大陸,這已經嚴重衝擊到中國大陸發展5G的一切進程了,因為中國大陸雖然在AI人工智慧、5G通訊系統、物聯網等方面的軟體部分領先其他國家,但是沒有硬體(特別是高階先進製程的半導體)來支持的話,這一些軟體的成就都會如同曇花一現般,很就在原先半導體壽命結束之後就成為廢鐵一堆。

但是,中國大陸現在才要趕緊投資半導體來急起直追,則至少也要有10年的光陰,才能做出可以替代目前5G系統與國防軍備所需的積體電路。但是到了那時候這一些5G系統與國防軍備的電子系統又要落後而不堪使用了。而且這一些新建成的半導體產能也可能會沒有市場的支撐,因此中國大陸的半導體發展之路顯然是走在一條危險的鋼索之上。

其實,全世界以先進製程開發出來的5nm製程以下的半導體有98%集中在臺灣製造生產,主要是由台積電公司一家包辦了5nm+、3nm、2nm。另外一家可以生產5nm的韓國三星公司則處於產品品質不穩定的局面之中。而這些7nm製程以下的半導體才具有在5G時代作為硬體主幹的本領。因此,中國大陸應該是和臺灣通力合作才是,怎麼會用政治與意識形態來讓自己必須去走鋼索路呢?

全球六大晶圓代工廠的先進製程演進表如下所示:其實,臺灣不只在先進製程方面獨領風騷,就連傳統的成熟製程的積體電路也是世界首強。其中又以8 吋晶圓的成熟製程為主,包括功率元件、電源管理 IC、影像感測器、指紋辨識晶片、智慧型手機、電腦設備高速 I/O 控制器中的無線連接、顯示驅動 IC等。

因為,由於COVID-19疫情的影響,全球居家辦公、遠距學習趨勢的需求增加,使得筆記型電腦、平板類產品需求成長,進而帶動驅動晶片及其他半導體產品需求上揚,使得 8 吋晶圓代工景氣熱絡超過往年,狀況一路延續至今。

但是,居家辦公與遠距教學顯然不能替代工廠生產與農場生產,因此重德認為未來將有許多以機器人作為工人的無人工廠會誕生,而且未來大家也可以看到許多農作機器人與無人直升機在農場上運作。因為人們還是需要糧食與用品。

此外,重德做了一個相當悲觀的假設,那就是目前所有的疫苗都無法有效的預防COVID-19病毒對人類的侵害。這個假設是本於COVID-19病毒是一種複合型RNA病毒,因此它會不斷的變異,因此許多疫苗都會“掛一漏萬”的認知。

因此,人類將會因COVID-19疫情而被進一步剝奪了工作機會,換句話說許多人將無以維生。因此,人類必須更辛苦地讓自己在COVID-19疫情中有被社會利用的價值,才可以獲得到生存資源。許多無法獲得生存資源的人會鋌而走險而成為暴徒、反社會份子、自我解放者…。

生存將會是十分不容易的事,特別是在都會區的人們,雖然他們過去大多從事服務業、製造業、買賣業等,但是若COVID-19疫情持續超過二年,則這一些產業都將被徹底地摧毀掉,因此,重德 認為許多人會離開城市而搬遷到鄉下,城市經濟將一蹶不振。

由於COVID-19疫情的影響,外出購物、用餐、消費在未來將是很困難的事,許多商店也會關門,因此未來購物與用餐將會十分仰賴宅配的模式。但是由於宅配對於高樓住戶取得所購物品與餐食十分不方便,因此 重德 預測將會發展出一種特殊的宅配模式以及特殊的用餐模式。

其實,重德已經在這一方面進行研究了。重德假設在最危險的狀況下,人們將被限制不能外出時,那時候食物必須從天空、從窗外被送進來,但是用啥方式呢?

到那時候,人們沒指望吃到宮保雞丁,只想要有一條吐司麵包或是一碗泡麵來吃,但是這也不容易做到,因為運送的成本太高,因此通常只會每周補充一次食物的供應。

重德想過了幾種解決的辦法,但是都必須大投資,包含建設大量的200kg載重無人直升機隊(運用於鄉村地區)、30kg載重多軸無人直升機(運用於都市地區)、高伸縮臂送貨車(運用於7樓以下集合住宅)等。

未來的世界,全球會因為COVID-19疫情而分成幾種群體關係,第一種群體是疫情不嚴重的國家間進行密切往來的群體,這一個群體主要包含有臺灣、紐西蘭、澳大利亞、新加坡等國。

第二種群體則是因為依存關係而必須相互經貿往來的群體。這一個群體主要包含有美國、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韓國、歐盟各國等國。在第一種群體國家當然也被第二種群體國家接納。

第三種群體是第一種群體和第二種群體以外的國家,他們都是因為防疫效果遭到他國的懷疑或是因為政治因素而被排擠的國家。由於它們之中有一些國家是極權國家,因此這一些國家採取面對COVID-19疫情的作法是朝向“群體免疫”的方式來運作的,這是因為預防與治療都沒有足夠的資源所致,但是由於COVID-19病毒不斷的變異,癒後者還是會再次得病,而政府處理過程卻總是採取強硬的手段,因此孳生的問題不少。

臺灣將因為防疫成功而得以和大多數國家進行交流,因此臺灣商人有機會成為世界各國商品的“代理商”或是“買辦”,臺灣的港口也有機會成為一些商品的“遞交港埠”,特別是對於缺糧又缺資源的中國大陸,臺灣可能會是在下一波大陸缺糧中扮演“供糧者”的角色,因為中國大陸的糧食進口很可能會因為政治因素而斷絕。

總之,臺灣目前的境遇是處於一個關鍵者、主動者、安全者的角色,因此可以發揮的空間甚大。

相對而言,中國大陸在未來兩年之內則會是多事之秋,有內部權位的鬥爭也有面對美國為主的對抗局面。

而美國的內部問題也極為嚴重,首先拜登政府的大幅加稅政策必然遭受到全體美國企業界的嚴重反對而難以實施,因此拜登在競選期間所承諾的全民福利勢必跳票,而引發內部的震盪。倘若拜登政府強行舉債來進行,則美國債信必然評價降低,美元勢必貶值,則會發生世界各國放棄美國資產與棄用美元計價的危機。

因此,臺灣商人將有兩個投機型或是風險投資的地區,一個是在近鄰的中國大陸,另一個則是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

但是,臺灣商人還有其他屬於投資型的選擇,那便是在政局穩定與疫情不嚴重地區來進行跨國投資或合作產銷。大洋洲的紐西蘭、澳大利亞,以及東南亞的幾個國家都是很好的投資地區。

此外,重德將特別推薦到印度去做投資,雖然印度目前有一千萬的COVID-19確診者,也已經死亡了15萬多人,但是對於13億人口而言,這還可以被容忍。重德 推薦印度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臺灣剛好在產業上與印度是互補型,而且臺灣的商品與技術可以很容易的佔領印度的國內市場。還有一層因素,那就是印度對臺灣相當友好。最後,重德提醒大家參考以下的網站,來知道全球COVID-19的疫情狀況:https://covid-19.nchc.org.t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