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4-16

重德 與「類飛碟」 的溝通

▼重德雖然自去年八月起就暫停寫信給習近平,但是仍然放心不下。(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  2024/3/7

今天,重德在群組中張貼了兩個簡訊,第一個短訊內容如下:

今天重德有兩個小確幸,第一個小確幸是今早重德接到了「高雄地方檢察署」發來信函說,該署已經把我對該署的對我提告偽造債權四人不起訴處分的「再議聲請書」轉呈到「臺灣高等檢察署」裁決。

值得關注的是在該函文中並沒有原檢察官認為我「再議聲請」是無理由的文字,顯示原檢察官也不再堅持被告應該不起訴了。

第二個小確幸是重德剛剛到診所回診,醫師說我血壓與血糖都正常了,反而是體重卻還增加了一公斤。

我告訴醫師說我上週突然身體的毛病一下子全沒了,我不只前幾天冷氣團報到時都穿著短袖,而且還能一次就走路二小時。

最神奇的是我原來非常嚴重的駝背,就突然的完全不駝背了。醫師雖然說真的太神奇了,但他以為這是他的功勞,因此他也很高興。

回家的路上,重德想到這改變好像是從上上禮拜的某夜,當重德與來訪的「類飛碟」對話後開始的。

第二個短訊內容如下:

這四艘浮船塢是重德所想要購買來運用在建造「方舟」之用,雖然是二手船,但是也要賣新臺幣50億元以上。

重德本來寫好了要如何用這四艘浮船塢來共同分工合作建造「方舟」的短訊。

但是,在重德發送短訊時,神佛卻把所有的簡訊都瞬間消滅了,因此重德才意識到這是 重德 應該保守的機密。

28000噸浮船塢 長度252米 寬度52米 22000噸浮船塢 長度244米 寬度48米
22000噸浮船塢 長度236米 寬度44.5米 16000噸浮船塢 長度210米 寬度47米

前面說到:『重德 想到這改變好像是從上上禮拜的某夜,當 重德 與來訪的「類飛碟」對話後開始的。』

這是指2024/2/23的凌晨3點多,當 重德 寫作完成《重德 如何在非洲進行「雪中送炭」的事業?》一文,正要上床睡覺時,卻感應到「類飛碟」又來訪我了。

於是,重德 趁機跟「類飛碟」對話說自己空有滿腹墨水,也只能揮灑於像是天方夜譚的「末劫救贖」計畫之中,然而自己老殘多病,尚可飯否?

結果,「類飛碟」立即演示了一個「烏雲遮月」與「雲過月出」的景象,來告訴 重德 說皎潔的明月不會因為一時被烏雲遮蔽就失去光輝,烏雲終究會飄走去,「雲過月出」的光輝才更燦爛

由於,重德 知曉本會(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  副理事長每晚睡覺都關手機,因此過去 重德 每逢半夜與「類飛碟」溝通時,通常會將影像傳送到他手機以備查。以下就是2024/2/23凌晨3點多,重德 與「類飛碟」溝通時所照的諸影片與發給  副理事長的留言:

2024/2/23 03:25  重德:『這月亮我眼看是橢圓形。但是照像卻是圓形的。』
2024/2/23 03:28  重德:『現在烏雲遮月。』
2024/2/23 03:30  重德:『現在雲過月出。』
2024/2/23 03:36  重德:『當我凝視它時它似乎變大許多。』

文末,重德要說自己為何要寫本文,其實這是一種自我的心理治療,因為發生在重德身體的許多特殊現象在現代醫學中都沒有合理的解釋,例如:重德 身體會不斷地噴出墨汁、重德 夜夜咯咯叫的大量吐氣、…。

而且,重德從二十多年前就自認為是「墨家傳人」,並周旋於十幾個國家元首之間推動「非攻」與「兼愛」思想,並捨棄獲利甚豐的營生事業,來踐履墨家與民「同苦同悲」的生活

復有從2017年起的「天庭傳令兵」傳「聖命」於重德,讓重德夙夜匪懈於「救民、救世、救萬教」的擘劃之中,但是這些擘劃之中的事業規模都大到不是ㄧ般人所能獨力完成的。

因此,重德只能想自己大概只是一個「聖君的軍師」而已吧?老天必然要再找一個更有福報也更威嚴的人來執行這些任務吧?

但是,重德在現實世界中卻始終找不到這一個與重德一樣承命來「救民、救世、救萬教」的「聖君」,因為「聖君」必然是要比重德更「重德」

因此,老天不想讓重德自慚形穢,故近月來都有許多神蹟示現,來給重德加持與打氣。既然天地都在,日月健行,重德焉能不莊敬自強乎?「墨家傳人」,再加油吧!

【李重德保臺灣  第030輯】李重德救『臺灣與帛琉的邦交』  (2018.09.29–李重德致帛琉共和國大使館函)〈大眾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PtP6A4KAd0

【李重德保臺灣  第053輯】給習近平的信第1封  (2013.08.12–李重德向習記近平請纓辦兩岸正事函)  https://sway.office.com/vxgBnuijleHJFuo9?authoringPlay=true&publish

【李重德保臺灣  第054輯】給習近平的信第2封  (2016.07.11–李重德上九萬字建言書給習近平函)  https://sway.office.com/B6OG5BjQ37KYnI2L?authoringPlay=true&publish

重德雖然自去年八月起就暫停寫信給習近平,但是仍然放心不下。

他身邊確實沒有能人,而且也沒有諤士,甚至沒有忠臣。

因此,值此兩會期間,重德謹致上最深的關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