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5-29

『這一個世界怎麼呢?』 10年、20年、30年…我們還在嗎?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2/7/19】 以下是重德在前天周末期間發給群友的一段話,這一段話將是本文的開場白,因為它直指本文的核心議題─『這一個世界怎麼呢?』

重德剛剛用一小時時間告知本會高級顧問林正祥博士說10年內地球人的自作孽以及天作孽情況,20年內地球人有能力者都想要逃到海上去避難,因為世界所有港口都被淹沒,全球貿易中斷,許多國家發生人吃人情況,瘟疫流行,熱浪灼人…,30年後海上倖存者才能重返陸地。

李博士此時插進來一句話:『10年的、20年、30年…我們還在嗎?』,重德本來想告訴他說:『從靈動學上來說,若您相信重德的話,那就意味著屆時您還會在,若您不相信重德的話,那表示此事與您無關,可能就意味著屆時您已不在了!』但是這句話重德沒敢講出口,因為怕被認為是一種詛咒。

但是,重德告知他說神佛只應許我能帶7000萬人上去【方舟】去避難,這些人是由老天所安排,他們是誰?重德目前不知,只知道是善人、智者(不是聰明人)與有正信的人,換句話說無神論者將不在其中。

林博士起先認為我是在說天方夜譚,因此我們在建造【方舟】與【海上城市】等方面的可行性討論有相當大的歧異。

但是,掛了電話之後不久,  林博士就寫來了一句話:『末日is perhaps really coming!』,並附上一個網路新聞:《宛如末日場景!熱浪襲歐洲飆破45度,西葡發生逾20起火災》https://www.gvm.com.tw/article/91984?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ontent=GV_post

今日《華爾街日報》足為本文之導言

此外,在進入本文主題之前,重德 先用《華爾街日報》中文版每日新聞快報 2022年7月19日的幾則報導來作為本文的導言,它們是:

普京與習近平的賭注:沿南北軸線重塑國際格局

在俄羅斯和中國與西方的關係日益惡化之際,兩國正尋求重新構建全球權力分佈,相關努力有望在未來幾年中使它們受益。

中國尋求平息樓市“停貸”風波

中國監管部門一方面對社交媒體上發佈的內容進行審查,另一方面要求銀行繼續向仍在努力兌現交房承諾的開發商提供貸款。一些銀行也表示房貸違約帶來的風險不大且可控。

美國科技法案擬阻止在中國建立先進制程半導體工廠的公司獲得補貼,根據美國國會的立法草案,一項為振興美國半導體製造業提供約520億美元的法案將設置所謂的“護欄”,以確保中國等敵對國家不會從中受益。

中國經濟成為抗疫持久戰的受害者

中國上週五公佈的單日新增新冠病例數創七周高位,且河南、廣東兩省的交通要地疫情日益嚴峻,令中國經濟前景更加黯淡,而就在同一天,中國發佈的資料顯示經濟增長放緩幅度超過預期。

Stellantis將終止Jeep品牌汽車的中國合資企業

汽車製造商Stellantis將終止旗下在中國生產和銷售其Jeep品牌汽車的合資企業,這對Stellantis來說是一項戰略逆轉,也標誌著西方汽車業嘗試在中國打造重要影響力方面遇到最新挫折。

俄氣援引不可抗力暫停交付天然氣

據歐洲能源企業透露,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最近幾周援引不可抗力未能按照合同約定交付天然氣,令人擔心該公司本周可能會用同樣的理由關閉通往歐洲大陸的天然氣供應。

熱浪席捲英國,創紀錄高溫促使英國政府宣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

熱浪週一席捲了英國,令該國本周迎來創紀錄的最熱一天,氣溫達到史無前例的華氏104度,這促使英國政府宣佈進入國家緊

我們是受害者,但也是加害者!

好了,我們現在進入本文主題─『這一個世界怎麼呢?』,當我們在說這一句話時,好像我們是無辜的受害者,而加害者則是這一個世界,這樣認知是對嗎?重德 只能說,這話也對,但也不對。

對的部分是我們所有人都會是受害者,因為不管在氣候問題上,或是在經濟問題上,或是在軍事問題上,或是在疫情問題上,甚至是在物流問題上,全部都是全球化的問題,每一個國家都受到其他國家的影響,這是因為「全球化」發展得太徹底了,因此目前已經湧現了「反全球化」的思潮,而且是由具有最大破壞力的美國率先發動。

不對的部分是我們是受害者但也是加害者,至少在一些人禍的部分確實是如此。這一些人禍包含各種戰爭,其形式從宏觀角度來看是熱戰、冷戰、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資源戰與氣候戰等,其行為從微觀角度來看則包含在各種制度、規則、權威、勢力與偏執之下,所造成的對他人或他族的限制、恐嚇、壓迫、剝削與侵害。

或許有人會說自己只是渺小的一個國家中的一個老百姓而已,何能承擔加害者的罪名呢?這句話看似很有道理,但是如果這一個人是生活在民主體制下,則他就負有去選任一個不會去讓這一個國家與這一個社會變成為加害者的領袖出來的義務,如果他沒盡好這一個義務,那麼他就等同於是一個加害者。

如果這一個人是生活在獨載專制體制下,那麼他把神授予他獨立思考與做自己主人的權利拋棄,而任由這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去運用權力讓整個國家變成是一個加害者,他難道不是一個始作俑者嗎?

人類的貪婪就是大氣暖化的主因 或許大家會問氣候異常難道也是自己責任嗎?

於這一個疑問,科學家有許多的說法來證明人類確實在造成大氣暖化方面負有很大的責任,但是《巴黎氣候協定》可以證明人類的貪婪就是大氣暖化的主要原因。

《巴黎氣候協定》共29條,當中包括目標、減緩、適應、損失損害、資金、技術、能力建設、透明度、全球盤點等內容。其主要宗旨如以下三點:

一、把全球平均氣溫升幅控制在工業革命前水準以上低於2℃之內,並努力將氣溫升幅限制在工業化前水準以上1.5℃之內,同時認識到這將大大減少氣候變遷的風險和影響。

二、提高適應氣候變化不利影響的能力並以不威脅糧食生產的方式增強氣候抗禦力和溫室氣體低排放發展。

三、使資金流動符合溫室氣體低排放和氣候適應型發展的路徑。

在此三項宗旨之下,發達國家承諾至2025年前,每年資助美金1000億元予發展中國家應對全球氣候變遷和減少碳排放。但是發達國家用施捨1000億美元來限制發展中國家不要繼續發展,繼續過著落後的生活,符合正義嗎?

根據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的說法,是在2060至2080年前,將所有溫室氣體降至「零排放」,其中碳排放量率先在2050年前達標。

但這項協定對他們並無設定強制約束力,依照目前的框架下由各國自主推動,對於不遵守的情況只能透過每5年檢視減排成績,透過再談判的方式施壓,是否能夠達到目標充滿未知數

《巴黎氣候協定》生效後,地球暖化持續加速,2018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包括因土地利用變更而產生)達到553億噸二氧化碳當量,較2017年增長2%。2019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包括因土地利用變更而產生)達到591億噸二氧化碳當量,較2018年增長6.9%。

何以如此?根據2015年簽署的《巴黎氣候協定》,中國將自己定位為氣候變化的領導者。中共主席習近平保證中國到2060年將實現「碳中和」。但是中國國有企業正在海外投資數十億美元用於煤炭發電,它們是被排除在中國國內「碳中和」計算之外。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重德上面說了人禍包含各種戰爭,其形式從宏觀角度來看是熱戰、冷戰、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資源戰與氣候戰等,其行為從微觀角度來看則包含在各種制度、規則、權威、勢力與偏執之下,所造成的對他人或他族的限制、恐嚇、壓迫、剝削與侵害。

為何會有戰爭呢?通常戰爭是由實力較強的一方主動發起的,但是其結果卻往往是由實力較弱的一方來獲勝。例如二次大戰時,德軍席捲歐陸,睥睨全球,根本不把蘇聯放在眼裡,但是最後卻敗在蘇聯手中。又例如日本侵華八年,日軍曾狂妄聲稱「三月亡華」,但在八年戰爭打下來之後,日本險些亡國。

就連軍力最強的美國,在攻打伊拉克時如摧枯拉朽一般,歷時1個半月的戰爭期間美軍只陣亡139人,英軍陣亡33人。但是在後來聯軍駐守在伊拉克的5年期間,據美國媒體統計,截至2008年8月17日,美軍共折損了4143人。2011年12月18日,伊拉克戰爭正式結束,美軍正式撤軍後,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仍維持有大約1萬人員,大多數都是武裝保安人員,配有裝甲車等武器裝備,使得該大使館成為世界上武裝最龐大的外交使館。

眼下,俄羅斯攻打烏克蘭的戰爭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其緣起與進程以及最後結果都早在重德從去年底發布的預言之中(請參考之前數篇拙作),在此不再贅述。

因此,戰爭其實是強者恃強凌弱的表現,這是對上帝創造人類時給予高於其他動物智商來促使人類和平相處的一種褻瀆,也是極無智慧的低等動物行為模式,因此天神通常會讓這一些戰爭發起者嚐到苦果。

有人告訴重德 說:『天機不可洩』,我反問:『此有何不妥?』對方無回音。重德是凡人,對人類有情有愛,不可能知道人類有難而不振臂疾呼以喚醒眾迷,神佛必知重德本性純良,將奮起而救世,故神佛讓 重德 與窺之天機,必是允重德得告予有緣人,若重德暗藏而不告知世人,則豈不有負天望?故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最後,重德要借用清朝康熙皇帝夢象後令人出土的一本被隱藏二千年歷史的《轉天圖》或稱《五公經》,這是由天台山的志公、化公、朗公、唐公、寶公五公菩薩共撰《轉天圖經》,藉“翻為長短句,歌三十六首”,“論下元甲子,未來之事,令眾生知悉”。其網址如下:

《五公經[佛道經典]中文百科知識 (https://www.easyatm.com.tw/wiki/%E4%BA%94%E5%85%AC%E7%B6%93 )

《五公末劫經》繁体版(https://hlgnet.mobi/bbs/1_22390227/ )

重德 謹擇其中較為人所關注之幾個要點說明如下:末劫來臨時有何徵兆呢?《五公末劫經》有這麼一段經文:

『爾時天老問曰:世人若逢末劫世界,不知何年何月何時得逢末劫世界? 五公答曰:吾知此矣,此是三萬七千七百年當末劫,世界須要知悉,皆此下元甲子輪迴末劫,宜早避之。 若逢末劫之時,東南天上有慧星出現,長一丈如龍之相,後有兩星相隨,晝夜奔馳,東出西落,放光紅赤,前有一星紅光閃耀,後有一星其光黃白,使天下萬民見之,即時末劫到來。 後有洪水飄蕩,狂風猛雨,紅白不現,高山崩裂,波塘盡打破,無依無倚鳥無宿處,怕觀此末劫世界,若此年歲大荒,人民饑饉,十日無糧,刀兵競起,戰鬥相爭,干戈不停,善者可逃,惡者難以迴避。 乾坤宇宙不定,日月星辰流移,江山海河,黑黑昏暗,草野龍蛇不分,六國不順,白骨堆山,難見明君。 吾若不留此經,後人如何得知,愚頑之子,不孝父母,六親分散,多被鬼魅所侵凌,迷失魂魄,還逢殺戰郊野,白骨如電,遍地流血,世人不見九泉之地,流毒害人。』

其中,《五公末劫經》說末劫來臨時會有彗星與兩小行星出現來示警,由於這是末劫的示警,因此 重德 認為不可能是短週期的彗星,因而認為在2021年初發現的C/2021A1「雷納德彗星」(Leonard)的可能性相當高,因為這顆彗星週期約7萬年,2021年12月13日將最接近地球。

至於《五公末劫經》說該彗星後有兩星相隨,但是其並未說此兩星就是彗星,因為依據目前的科學知識來論,不可能有兩彗星跟隨一個彗星行進,比較有可能的是兩顆行星,而它們的位置從地球上的視角來看,在那一時間恰好給我們是在跟隨著該彗星前進的錯覺。

其中一顆行星重德懷疑就是「金星」,因為「雷納德彗星」在2021年12月12日以0.233 AU(34.9×106km)的距離掠過「地球」,12月18日以0.028 AU(4.2×106km)的距離掠過「金星」,另外一顆行星 重德 懷疑就是「木星」,因為在更早時,「雷納德彗星」曾以0.2972 AU(44.46×106km)的距離掠過「木星」。

果真是如此,那麼現在就已經是《五公末劫經》所說的末劫來臨了!

末劫時這個世界會變怎樣呢?《五公末劫經》有這麼一段經文:

『善人又遭惡人害,天使魔王下界來;合家加憂愁,鼠牛頭男兒盡殺臥荒丘,妻子作軍侍,黃斑猛虎如家犬。 晝夜巡門專咬人咬豬羊,天下盡損傷。 人命畜命亂縱橫,不疏是親情;造惡之人都盡死,住宅歸鄰近。 萬里行程無一家,目擊起黃沙。 良田萬傾將何用,永絕人耕種。 一馬萬里程,連日無人行,可惜拋荒田,土屋無人住,可惜廳館及廚房,長久盡拋荒。 姑娘姐妹守空房,流淚憶爹娘,人與畜生都過去,難見聖明王。 家貨財帛化作塵,米穀飯鳥鹿鳩村。 城郭無人住,盡是鬼神路。 兇惡自滅死,屍骨露茫茫。 人死如恰如草上霜,雖是小營投大營,未便得安康。 不論六畜踪跡留,只為結冤仇,勸汝有財莫貪戀,但願身強健。 若人提攜出山林,淨口念誦觀音,報與世人勤敬信,囑咐真言聽,人行魚路水茫茫,魚在路上沒水藏,山嶺崩損無躲避,行人改途去。多少生人逐水流,屍首縱橫遊,信者燒香來頂禮,萬聖生歡喜。 絲錦無人受,末劫無老幼,天差魔王巡天下,鬼神一切怕。 天差魔王滅惡人,死盡化灰塵。 積善之家長吉慶,命見太陽出天神。 保佑善人身,災殃永無侵,勸諭後人行方便,念佛吃齋結良緣,便見太平年,但逢寅卯明王出,庶人如見佛。 善人不離鄉,自身無災殃,世事要修身,莫待禍臨身。 燒香修功德,保過寅卯辰巳年,龍蛇之年人難見。 磨纏惡人冤業延。 淨心演經言,得見太平年。不信五歌為故紙,但見刀兵起,難見寅卯辰巳尾。 減滅惡人留兩姓,早早將安定。』

其中,《五公末劫經》說大劫將發生在寅卯辰巳年,最近的寅卯辰巳年分別是2022~2025年,然後是2034~2037年。最近的龍年是2024年,最近的蛇年是2025年。

其中,《五公末劫經》又說聖人明王將在寅卯年出來救世,最近的寅卯年2022~2023年,然後是2034~2035年

末劫時,人們因何而愁呢?《五公末劫經》有這麼一段經文:

『一愁房屋無人住,盡是鬼神路。 二愁擾亂乾坤不安,州縣殺盡人。 三愁州縣無城郭,富貴皆零落。 江南郡南百餘營,率土起軍兵。 四愁怕無人百姓不寬心,多少兒孫差作兵。 五愁辰巳年,世人都死盡。 絲綿無人問,只見明王不見人,不論富與貴。 六愁米豆連天下,一斗千金價。 忽遭凶年總是空,何處見人踪。 七愁少女無人要,漸漸成狼藉。 八愁太平難得見,死盡絕人煙。 九愁十女共一夫,早嫁莫零孤。 十愁雷電黑暗風,難見明王清世界。』

聖人是誰?何時出世?《五公末劫經》有這麼一段經文:

『聖人出世,末劫先定在寅卯年,善人佩帶五公符。 要知聖人出,海上尋踪跡,得見先天祖。 守真志滿在前唐,名在目中藏,花開不禁霜,初月但見次上,小月裡皎白弓張,無彈空自放。無鬥又無梁,直上十一連丁口,定在寅卯辰巳年,前在三丁及二丁,直在坐朝庭,五公吐出帝王名,世人莫用相欺,好滅汝身。』

由上而得知聖人姓李(得見先天祖),其前世曾任唐朝皇帝(守真志滿在前唐),但無兵無馬在手(無彈空自放),即位不久即遇叛變與內亂(初月但見次上),八年間離開京都長安而顛沛流離(小月裡皎白弓張),因受風霜而早逝(花開不禁霜),其今世則志在海上建功立業(海上尋踪跡),而且他是你認識但或未能得見之人(名在目中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