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1st, 2020

隱樓藏風好納氣 引樓聚才共成器

▼這是一間庇護重德的神廟「高雄內門光明王寺」。(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0/9/9】 上週,重德說要把『賣糧到大陸』與『幫賣中國商品』兩計劃送請中國大陸的300名知名學者來論證一番,然後在形成學界的共識之後,再由中國大陸的學界向中共提出促成此兩計畫案的建言。

因此,中國大陸的幾所重點大學的相關學院教授都被納進了這一個論證團隊之中,包括: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大學、北京清華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南開大學、復旦大學…等。

但是,重德為何單單在“中國人民大學”這一個高校中就直接挑選324個學者來參加論證團隊呢?這是因為該校對於中共決策的形成有著無比重要的因素,因為該校是由中共在1937年成立於延安,當時稱為“陝北公學”,後來更名為“華北聯合大學”和“華北大學”。

因此,該校有許多中共的決策高幹作為兼職教授,因此其論證與溝通的管道非常順暢。況且“中國人民大學”是原「985工程」和原「211工程」重點建設的大學,屬於中國著名代表高校,是當代中國人文社會科學高等教育和研究的重要基地,被譽為「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的一面旗幟」。這就是 重德 對於“中國人民大學”特別看重的原因。

但是,重德綜觀該校的所有經濟學者的研究領域與研究方向,發現絕大多數都朝著讓“中國崛起”的方向,所有的探討議題也都是在如何開疆闢土的方面,僅有一位學者的研究領域包含“中小企業”,對於“私有經濟”的探討也是寥寥可數,對於“經濟轉型”的研究大多也只有探討如何在快速成長中提升經濟的接軌而已。

由此,重德知道中共目前面對由國際外在因素所衝擊的國內各種經濟問題,必然是手足無措。因為這種集合了美國貿易制裁、COVID-19疫情、國際敵視、非洲豬瘟、洪澇災情、蝗災與麥病…等多重問題的現實經濟窘境,必然是超過中共所有智庫學者所能化解的能耐。

而且,中共作為中國大陸唯一執政的政權,它不能出現無法有效管理國家的狀況,特別是“發生饑荒”或是“對外戰敗”的情況。

過去,重德已經多次的提醒中共說“不求戰,則不會戰敗”,但是,重德 也知道這一次的饑荒絕對不能夠只靠中共自身的努力增產或是趕緊“向國際購糧”就可以解決難關的,特別是在此中共對外關係已經發生多重障礙的時機點上。

因此,重德才會提出『賣糧到大陸』與『幫賣中國商品』兩計劃來幫助中國大陸人民免於飢餓的困難,重點是在救自己的同胞,而不是在救中共的政權。這是很重要的一個關鍵點,因為如果不能先確立這一個動機點,那麼,重德 不只不能在中國大陸賣糧,甚至也不能在國際上購買糧食以及在臺灣製造糧食。

因為,重德預期從今年年底之後的三年,中國大陸不僅將發生饑荒,也會因為與美國及周邊國家的戰爭而四面楚歌,而國際上向中共追索COVID-19的賠償之訴訟也十分不利於中國大陸的對外經貿。

因此,屆時中國大陸將無錢在國際間買糧,而且世界各國也不願意賣糧給中國大陸,因此,中國大陸十分需要一個“中間人”來幫中國大陸去向全世界取購買糧食,然後用類似“以物易物”的模式來從這一個“中間人”那裏取得糧食,然後這一個“中間人”還必須用自己的本事去賣掉從中國大陸所取得的貨物。

因此,這一個“中間人”不只必須是“超人”,而且還要對中國大陸人民有“特別情感”,甚至還必須占有優越的“地位條件”,以及可以公開做這一件事的“正當理由”。據此,重德認為全世界符合這樣條件的“中間人”就只有在臺灣的“李重德”一人而已。

所以,重德才會在送請每一個中國大陸的專家學者論證的資料中以六個函件來讓他們充分了解到以下的真相:“李重德不是一個挺中共的人,但也不是一個搞臺獨的人”、“李重德不是中共所喜歡的人,但卻是中國大陸人民免於饑饉的最後希望”。

因為,這六個函件分別說明以下幾個事實:

第一個函件標題為:《來和  您們探詢一位好友的下落》,這信函是 重德 藉著找尋失聯三年的  朱磊先生,來說出自己當年就說出2020─2022年間美國將主動的攻擊中國大陸的預言。

第二個函件標題為:《檢送【賣糧到大陸】(第一輯)》,隨該函亦一併附上27篇文章的pdf檔案,這是『賣糧到大陸』的要點說明。

第三個函件標題為:《檢送【幫賣中國商品】(第一輯)》,隨該函亦一併附上7篇文章的pdf檔案,這是『幫賣中國商品』的要點說明。

第四個函件標題為:《檢送【兩岸情勢與國際局勢】(第一輯)》,隨該函亦一併附上34篇文章的pdf檔案,這是 重德 用以說明中國大陸目前所遭遇到的國際局勢以及臺灣人民對此局勢的反應。

第五個函件標題為:《檢送【李重德的隨思所錄】(第一輯)》,隨該函亦一併附上21篇文章的pdf檔案,這是 重德 用以和友人分享各種心情故事的文章。

第六個函件標題為:《檢送【預言與冥思中的中國大陸】(第一輯)》,隨該函亦一併附上17篇文章的pdf檔案,這是 重德 用以和友人探討為何全世界會發生COVID-19疫災、洪澇、戰禍等天災人禍的天數與因果。

由於,大多數的中國大陸高校的校園信箱都會過濾掉各種群發的電子郵件,因此,重德被迫必須採取“個別發信”的模式,而且必須採取“異函跳發”模式,因此,單單一個“中國人民大學”的324個學者,就意味著 重德 將有1944封“個別跳發函件”的工作量,大家可以想像這將耗掉了 重德 幾天幾夜的精力,但是為了救同胞,這一些痛苦,重德願意承受。

最後,重德要回應幾位友人的疑問,他們說過去 重德 在函件署名之末都會寫上『寫於 高雄‧隱樓』,為何從這六封信起,署名之末改為『寫於 高雄‧引樓』,他們問這是否是“筆誤”呢?

當然,這不是筆誤,而是時機不同,內外有別,過去 重德 在2019年擬參選臺灣總統的時候都不願意“揚名立萬”,因為參選總統本來就不是 重德 之所願,而是對上天的承諾,因此,重德 除了行事低調之外,更是要保護所有家人不要被曝光。

但是,在面對中國大陸時,特別是在面對中共的智庫時,重德 不能怯戰,不能示弱,因此,『寫於 高雄‧隱樓』就必須變更為『寫於 高雄‧引樓』。

更何況,重德 在進行『賣糧到大陸』與『幫賣中國商品』兩計劃的過程中,還要用所得來投資成立一個『兩岸共智庫基金會』,來集合兩岸的金頭腦以謀求兩岸問題、中國問題,乃至於全球問題的徹底解決之模式。這就是為何 重德 必須把這幾個中國大陸一流學府的專家學者通通網羅到這一次的『重建世界觀行動』之中的一個重要原因。

文末,有感世事無常,隱引之間必須因權達變,但是,赤子忠誠不能隱晦不明,故謹誌以:『隱樓藏風好納氣;引樓聚才共成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