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7-25

一文不值的江湖騙子 讓中共緊張了嗎?

▼本專欄作者李重德。(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0/5/9】 頃接海峽導報吳建忠副社長以下短信:“拜读李先生这几年的“佳作”,总的感觉是:反共媚美,坐井观天,妄自尊大,胡言乱语,一文不值!”

又見吳副社長在本會WeChat群組中公開批判如下:“台湾一些整天喊救中国的连政客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江湖骗子,反共媚美,坐井观天,妄自尊大,胡言乱语,其言行不论过去、现在、未来都是一文不值的!”

顯示吳副社長與 重德 論戰之餘,辭窮咒罵,圖窮匕現,欲以公審方式虛植罪名來清算鬥臭李某。

謹此,重德 對於能獲得中共主要涉臺媒體領導的惡意批鬥一事,深感榮幸。但是吳某其言有誤,因為他說“台灣一些整天喊救中國的連政客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江湖騙子…”,重德要訂正說沒有“一些”,只有“一個人”,因為只有李重德一個人會公開說要“救中國”。

如果 重德要“救中國”讓吳建忠大為光火,那就是吳副社長太見外了,因為這凸顯了他打心眼裡就不把臺灣人視為是中國人,否則一國之人為何不能救自己的國家呢?還是說由臺灣來“救中國”太傷中共的顏面了呢?

這就更說不通了,吳建忠不是剛剛還在怪臺灣見死不救而不賣口罩給大陸嗎?他講這話時為何臉不會紅呢?

至於吳副社長稱 重德為“江湖騙子”,這個名詞若在臺灣使用是有刑責的,或許在中國大陸是特許官媒可以使用這辭彙來給人定罪的。

吳副社長最後對 重德的評價是“一文不值”。

想來吳副社長對所接觸的人都是幾文幾兩的在評價,是否評價高的人就可以得到比較高的賣身價呢?果真如此,重德 慶幸自己是一文不值。最後,重德 要請問一下吳副社長,是否我這一個一文不值的“江湖騙子”讓中共緊張了嗎?

▲海峽導報副社長吳建忠。(圖/李重德提供)

想救中國的人 若非瘋子即是騙子嗎?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0/5/9】 在 重德於群組中貼文《一文不值的江湖騙子讓中共緊張了嗎?》之後,海峽導報副社長吳建忠隨即發來以下數則短信:“喊救中国的台湾人不止一个,经常打我电话的台中市海峡两岸○○○○协会创会长赖○○整天喊要救中国,不过他承认患躁郁症。”

“某人自称是中国人要救中国,请问你何德何能?在大陆疫情严重,日本伸出援手,台湾民进党当局却禁止口罩出口大陆时,某人站出来反对了吗?某人有自掏腰包买一只口罩捐赠给大陆吗?”

“若一个无德无能的人整天喊救中国,不是骗子就是疯子!”“如果一个“江湖骗子”信口雌黄却忽悠不了任何人,说明水平太差,一文不值,徒增笑耳!如果值个百八十万,那就问刑责了,警察要紧张了。”

重德 對於吳建忠上門來罵人這種風度實在不敢領教。因此,重德 就冷冷的回答他下文 :“吳副社長您太健忘了吧?您忘了當武漢與許多省市封城時,我怕大陸同胞斷糧而說要籌備進糧到大陸去時,是誰在罵我無事生事來大陸討罵的,不就是您嗎?”

吳建忠見信後即作以下辯解:“李先生太低估中共的治国理政能力了,我是警告你别瞎折腾什么籌備進糧到大陸,否则被你忽悠的台商一定赔得卖短裤!”

重德 認為縱然是黑的,但在吳副社長的嘴裡也要硬說是白的,實在是官大學問大,於是只好再冷淡的回文如下:“那我要感謝您那時候的警告了喔?!我現在已經知道中共的治國理政能力了,從剛公佈的各國經濟成長率來論,看來我當時並沒有低估中共,至於未來嘛,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吳副社長不等到年底看成績單,立即回覆如下:“各国经济成长率,中国今年毫无疑问世界第一。”

重德 只好苦笑著回覆他說:“但願如此啊!”寫完之後,重德 才知道吳建忠副社長為何要說如果有臺灣人說要“救中國”,那他若非瘋子,就一定是騙子。

因為,他認為以中共對臺灣的野心與治國的本事,臺灣人若還要棄明投暗,那不是瘋子,當然就是騙子了。原來,吳副社長是別有用心,故意繞這麼一個大圈子來提醒 重德,看來他真的是有心人。

▲本專欄作者李重德。(圖/李重德提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