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18

國際言利不言義 打戰靠己不依友

▼全球國際性海域分布圖,淺藍色為專屬經濟海域,深藍色為公海。(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2/8/2】 這兩天,重德的心情很陰,這是因為知道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要來臺灣訪問,而預感會有一些不好的事情會發生而心情不好。

重德的這些不好的預感沒有強烈到兩岸發生熱戰的強度,但是很明顯感應到中共要對臺灣,在經濟上與政治上進行更大的報復威脅。

果然,昨晚中共的海關總署就宣布即日起停止100家未能及時在大陸向官方重新註冊的臺灣食品廠商的商品進口到大陸,而且負有極大統戰任務的「新浪臺灣」網站也自即日起關閉“臺灣版”的服務,只剩下“香港版”與“大陸版”還在運作。

當然,這只是中共送給臺灣人民的幾道前菜而已,真正的大菜即將上桌。而這一個大菜就是臺灣每年外銷到大陸的近兩千億美元的商品的增稅。

據悉,去年臺灣對大陸的貿易順差高達1047.4億美元,去年由臺灣官方統計的對中、港出口是1889.1億美元,進口是475.3億美元,臺灣的順差高達1047.4億美元。不過,大陸官方統計的2021年兩岸進出口數字又不一樣,2021年大陸對臺灣的進口2500億美元,成長24.7%,對臺灣出口783.6億美元,臺灣對中國的順差高達1716.2億美元,這個數字比臺灣的統計高出很多。

重德認為大陸官方的統計資料或許是把臺灣企業運用海外公司來操作的“三角貿易”總額都計入,所以臺灣官方的統計是“屬地主義”的統計,大陸官方的統計是“屬人主義”的統計。

但是,其實大陸對臺灣的所有商品額外課徵關稅,並不利於自身的經濟發展,大陸進口商品都是生產出口產品必須要有的關鍵零組件,因此是大陸更需要臺灣。

特別是,在大陸從臺灣進口半導體為主的電子零組件達1043.4億美元,占55%,再把資通訊產品194.9億美元加上去,這個比重已占三分之二,而且大多在全球領域沒辦法找到條件相當的替代廠商。因此如果大陸採取全面性對臺灣進口商品的增稅,那就是增加大陸生產商的成本,也就是削減了大陸商品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

但是,屬於可以被替代的消費性商品,例如食品、農產品等,那就必然要遭殃了。因此重德很有感。

昨天,台積電公司的  劉德音董事長在接受外媒的專訪時說,如果中共對臺灣動武將會造成一場全球性的大災難,因為縱然中共能佔領臺灣,但也不能獲得台積電公司的產能,因為台積電公司的原料與機具都來自與美國結盟的外國,因此全世界的經濟將會因為少掉了台積電公司的產能而受到巨大的影響。

其實,在等候美國眾議院議長  裴洛西來臺灣訪問的這兩天,重德也自己檢討了未來當自己建立“海上王國”時,要如何自衛的這一個嚴肅的問題。

因為,重德的“海上王國”所擬設立的25個“海上城市”(應龍窩)大多位於“公海”領域,也就是都不在他國的“領海”(海岸基線外12海里),或是“毗臨區” (海岸基線外24海里),或是“專屬經濟海域” (海岸基線外200海里)之內。

但是,重德的“海上王國”卻不能不侵入到緬甸在“孟加拉灣”與“安達曼海”的“專屬經濟海域”之中,但是距離緬甸海岸基線仍然有100海里遠。這是因為 重德 的“海上王國”中的大量子民就是緬甸的政治難民,他們已經存在六十年,人數至少三百萬難民(羅興亞難民至少100萬人;撣族難民至少150萬人;克倫族難民至少50萬人),因此 重德 預見到不免要與緬甸政府軍打上一戰。

但是,緬甸政府軍實力並不弱,其現役軍人是492,000人,是全球第九大的兵力,另有72,000人的輔助部隊,他們是緬甸警察部隊,民兵部隊和邊防部隊,當地人稱作為娜薩黎(Na Sa Kha)。

而且,緬甸政府軍的風評甚差,1962年-1974年,緬甸軍事強人尼溫將軍奪取政權並廢除聯邦憲法,成立「緬甸聯邦革命委員會」,排除民選制度,開始軍人獨裁統治。1974年-1988年,尼溫將軍頒布新憲法,承認若開邦、欽邦、克欽邦、克倫邦、卡耶/克倫尼邦、孟邦、撣邦為行政單位。「緬甸聯邦」改國名為「緬甸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確立一黨專政,實行“緬甸式社會主義”。

1988年“8888民主運動”之後,尼溫將軍退居第二線,由蘇貌將軍接班,堅持一黨專政。1992年,丹瑞將軍取代蘇貌將軍全面接掌軍政大權,繼續一黨專政。2005年11月7日,因戰略思維(怕美國突襲仰光推翻軍人政權),緬甸軍政府在秘密準備一年之後突然宣布將首都由“仰光”遷都至“奈比多”。

2007年8月中旬,仰光爆發2007年緬甸反軍政府示威,參加人數大約數十萬人。2008年2月9日,緬甸軍政府宣布將在五月舉辦公民投票通過新憲法,並在2010年舉行民主選舉(但禁翁山蘇姬參選)來成立新政府。2011年3月30日,登盛成為緬甸總統,丹瑞退位。

2015年11月8日,緬甸舉行25年來首次大選。由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取得執政權,結束軍政府長達54年統治,但是軍方依照憲法仍然保有國會30%的席位,以及可以隨時解散國會權力。

2020年底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在大選又獲勝,2021年2月1日,在翁山蘇姬與政府官員就職以及新國會開議的當日早上,緬甸政府軍發動軍事政變。翁山蘇姬等人遭緬甸軍方扣押,全國發生暴動,軍方射殺抗暴民眾上千人,緬甸軍政府宣布為期1年國家緊急狀態的新聞(迄今無限期延長)。

2021年12月6日,翁山蘇姬被奈比多澤布迪瑞法院裁定「煽動罪」和「違反防疫規定」罪名成立,判處4年監禁。

因此,緬甸現在是一個軍政府統治的國家,最高領導機構為「緬甸國家管理委員會」。名義上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是緬甸總統,任期五年,由緬甸議會兩院選出。實際上的政府首腦是緬甸總理,2021年恢復,由緬甸國防軍總司令兼國家管理委員會主席敏昂來擔任。

因此,對於這樣數十年來不斷地屠殺自己人民的軍隊,重德 是十分痛恨的,因此,若緬甸政府軍果真來對 重德 的“海上王國”的“海上城市”(應龍窩)採取軍事行動,則 重德 必然要如同《異域》一書中,把緬甸政府軍徹底的擊潰。

因此,重德這兩天就是在研究如何培養一支“海上王國”的軍事武力,以及如何取得精良武器。特別是空軍與海軍的精良武器。

基於對美國的不信任,重德將儘量避免採用美製武器,幾經比較其他可能的來源,在戰鬥機方面,脫穎而出的是瑞典製的JAS39獅鷲獸戰鬥機,它雖然只是第四代戰鬥機,但是性能卻十分出色,只可惜太貴了(包含研製費用分攤以及零部件、訓練和修護等費用單價1.48億美元),幾乎是美國製的匿蹤戰鬥機F-35(目前已經跌價到7500萬美元)的兩倍。

但是,重德注意到了臺灣的IDF經國號戰鬥機的許多優異特性,認為它是很有繼續發展潛力的戰鬥機,它的最大問題是發動機的動力不足。目前它只能採用國際渦輪引擎公司/漢威聯合所生產F125-GA-100發動機(臺灣出資一半故有一半的智財權),而該發動機每一具的軍用推力只有6000磅(26.8kN),最大推力(包含後燃器)也只有9250磅(41.8kN)。

雖然,後來美國政府批准該公司可以為臺灣的IDF戰鬥機產製新發動機F125X(預估最大推力12500磅)與F125XX(預估最大推力16400磅),但是臺灣已經因為將預算移用去購賣幻象2000-5以及F-16A/B戰鬥機而必須將IDF戰鬥機從原來的250架縮減到130架,所以該新發動機必沒有被造出來。

因此,重德的“海上王國”將參與投資國際渦輪引擎公司/漢威聯合產製新發動機F125X(預估最大推力12500磅)與F125XX(預估最大推力16400磅),並將其裝在臺灣的IDF翔昇案所製造出來“雄鷹戰鬥機”(F-CK-1 C/D)上,而形成重德 的“海上王國”的第二款IDF戰鬥機,簡稱為IDF-2。而第一款戰鬥機就是為了趕時效而採用舊的F125-GA-100發動機所生產的“雄鷹戰鬥機” (F-CK-1 C/D),簡稱為IDF-1,它在2007年的單機造價是新台幣6億8千萬元。

但是,IDF的設計與F-16相似,都是以中低空多用途戰鬥機作為設計重點,對於高空作戰,臺灣是仰賴法國製三角翼的幻象2000-5戰鬥機,因此等到發動機F125X與F125XX研製完成後,重德 也要與臺灣的漢翔公司合作研發一款媲美JAS39的能在各種高度都有2馬赫最大飛行速度的短場起降鴨式三角翼噴射匿蹤戰鬥機,簡稱為IDF-3。

換句話說,重德寧可把要向外國購賣戰機的錢拿來在臺灣研製出符合臺灣與 重德 的“海上王國”的國防需求的第五代戰鬥機。這樣也算是 重德 回饋了鄉里。

至於,重德的“海上王國”海軍,若是要對付的只是緬甸的海軍,那麼用十艘臺灣製的“沱江級”飛彈巡邏艦就應該可以完勝了。

因此,重德這兩天在等候美國眾議院議長  裴洛西來臺灣訪問前夕的戰雲密布氣氛下,檢討了許多國際情勢,認定了國際上沒有道義可言,只有利益可談,要打戰,沒有朋友可依,只有自力可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