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9

聖人不出世 萬古如長夜!

▼中間的這一個區塊就是重德的第一個大陸預定廠區。(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2/06/13】 重德停了幾天沒寫文章,並不是偷懶,而是在做許多的大調整,這是因為重德感應到天時的變動,將在明年會有「否極泰來」的變化,因此需要有一個啟動的觸媒,因此重德就為了推動這樣的一個觸媒產生而進行了大調整。

如果敏感的讀者,或許已經從最近重德所寫的幾篇文章中發覺到了這樣轉變的蛛絲馬跡,例如:《2022.05.13–“遙想重德當年,小橋初架了,雄姿英發”》;《2022.05.16–「無餅‧天籟啟命」》;《2022.05.19–“大權獨握則將大責在身”》;《2022.05.26–憂二病友》;《2022.05.26–關人不關心,疫不役我矣!》;《2022.05.27–好“鋅”也會惹了一身腥!》;《2022.06.01–『那你太小看習哥』》;《2022.06.02–【推背圖】第50象是說2022年的戰爭與疫情》。

這些文章透露出甚麼信息呢?簡單地說,那就是重德從過去逃避上天交付的一些使命中清醒過來,很明確的知道這是重德不能迴避的重大責任,因此重德就調整了自己的心態與行動,正視這個世間所發生的問題,並用上天所賦予 重德 的資質,在上天的導引下逐一地去解決這一些問題。

首先,在重德自從一年前公布自己對於以“鋅”來防治COVID-19與Omicron病毒的研究報告後,發現並無他人跟進來製成相關食品或藥品之後,重德決定自己下海去做這一項工作,預計“富鋅食品”將在明年問世,“鋅療藥品”將在五年後問世。

其次,雖然重德曾在2017年承接天命要「救民」「救世」「救萬教」,但是去基於自己性格上對於汙穢政治的高度排斥,因此 重德 在2019年的最後一刻還是選擇了棄選臺灣的總統。

其實,重德當時也知道2020年並非是自己出頭的時機,但是為了要讓對岸仍然「寄希望於臺灣人民」,重德決定披著「我是炎黃子孫」的彩旗參選,但是當重德 知道有他人也搶著要披此彩旗出選,重德 自然樂得退讓。

但是,重德問政不參政,因此對於攸關全人類以及兩岸同胞福祉的政治,無一不運用自己的影響力來導引往正面方向去發展。因此除了繼續每三個月寫一封信給對岸領導人習○○,告知他當下的危機之外,也提醒要恪守對神佛的承諾。

對於目前還在發展中的「俄烏戰爭」,重德除在戰前一個月寫信告知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說俄軍將在何時進攻烏克蘭,並告知神佛將庇護烏克蘭,但是戰事會拖延經年。此外,重德 也提前二個月寫信告知對岸領導人習○○說俄羅斯將要進攻烏克蘭,但是戰事將受挫,中共若按兵不動,則將漁翁得利,並獻策【計計】。

重德原以為自己只需要做到這一些隱形推動者的工作就可以了,但是這一個多月以來發現這只是自己的期望值而已,老師父說:「聖人不出世,萬古如長夜!」但是 重德從不認為自己是聖人,因此總是刻意去迴避所有讓自己“出”的機會。

其實,自從姜子牙封神完畢,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八萬四千群星惡煞歸位,鴻鈞老祖下令聖人非天地大劫不得出手,洪荒四大部洲正式進入了聖人不出,准聖為尊的時代。因此,重德 縱然是聖人下凡,也必須到了非天地大劫之時方得出手。

目前,這個世界已經不是《封神演義》中所述的「闡教」、「截教」、「西方教」三個宗教而已,當時這三教,「闡教」:由  鴻鈞道人的大弟子  老子(太上老君)和二弟子  元始天尊(重德 的靈父)創立,掌教教主由  元始天尊擔任。「截教」:由鴻鈞道人的三弟子  通天教主任掌教教主。「西方教」:是由接引道人(阿彌陀佛)、准提道人(接引道人的師弟)創立的。

當時,會友「封神榜」,這是鴻鈞道人要求他的三個弟子(即大弟子  老子和二弟子元始天尊與三弟子通天教主)所立,《封神演義》中,鴻鈞道人嘗言:『只因周家國運將興,湯數當盡,神仙逢此殺運,故命你三個共立「封神榜」,以觀眾仙根行淺深,或仙,或神,各成其品。』

因此,重德認為此時與當時姜子牙扶周滅商的情況類似,因為除了發生嚴重的戰亂之外,因為戰禍與通膨所造成的全球各國的民生凋敝,加上疫情與天災的肆虐,更像極了《封神演義》中  通天教主在「誅仙陣」被破而敗走之後嘗言:『不如重立地水火風換過世界』。

更何況,目前這個是世界已經歷經千年「正法時期」以及千年「像法時期」,而來到了「末法時期」的末期,這個時代教法垂世,人雖秉教,不修行及無證果,故稱為末法。這個時候的特徵是亂法邪師充斥於世,功利主義盛行,自大狂妄,道德敗壞。

重德擬創立的「淨宗德門」,與「淨土宗」一樣認為末法時期聖道門不能或難以成就,唯賴“淨土”和“他力”救度才得解脫。所不同的是 重德 認為人類不能只有企盼離世之後的「西方淨土」,也要致力於建設在世就能使人離苦得樂的「人間淨土」。

因此重德認為這一個“他力”除了指人在去世之後蒙受“西方三聖”的教誨度化之外,也不應該排斥在陽世間真正有能力救贖人類以及渡化人類的“聖人”。

但是,在此「聖人不出,准聖為尊」的時代,在此人類命運多舛的關鍵時刻,重德 思索了二年之後,在尋找不到聖人之餘,只好去冒充當一個「准聖」。這就是 重德 在今年初宣布“復出”的原因。

“復出”就是要有所作為,那麼重德將從哪裡起步呢?無疑的在去年“靈父”(元始天尊)所諭示的防治COVID-19與Omicron病毒的“鋅療”將是重德的第一個起手式。因為其他的解救人類的任務需要更多的“權”與“錢”才能實現。而顯然“靈父”(元始天尊) 是想讓“鋅療”來幫助重德籌集到開動這一些事業的啟動資金。

但是,重德認為自己不能只考慮到賺錢,而讓許多人買不到“富鋅食品”與“鋅療藥品”。因此,重德在這個週末特別寫了數百封信《天下工商本一家,兩岸手足應相惜》寄給過去有聯繫的大陸友會(重德 在2010年上半年時曾每期出版6000本《海峽通訊─大政版》對半分給兩岸機關社團)來接續已經停頓12年的會誼關係時。

重德 特別在給「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醫藥業商會」的信函中揭示了重德“鋅療”的理念與研究心得,並祈能有進一步合作開發“鋅療藥品”的建言。

重德不怕自己的研究心得被他們攫取,也不懼未來會有許多藥商也打著“鋅療”招牌來競爭,因為製藥是救人事業,自己做不來的就應該讓他人來做,如果他們不研製出最好的“鋅療藥品”而只想騙錢那就會有其報應的。

重德的“富鋅食品”是完全依據“衛福部”所訂的食品添加營養成分的標準(就是每次食用量在鋅30mg以內),雖然多食一點鋅並無大礙,但是大量鋅會引發噁心、嘔吐、發燒、血液中高密度脂蛋白減少,進而提高心血管疾病發生機率。為此重德 的“富鋅食品”將要求每一個鋅離子的活性能被充分激活,而直接用於消滅病毒,這是重德沒有公布的獨門功夫,也是未來兩岸“富鋅食品”的最大差異處。

在生物化學中,鋅為酵素中廣泛存在的輔酶,事實上,鋅也是唯一一種存在於所有酶中的金屬,因此鋅是植物、動物和微生物所必須的微量元素。但是由於植物對鋅的供應不足,以及人體對於大多數食物中鋅錯合物的吸收消化能力的落差,開發中國家約有二十億的人受到缺鋅症的影響,導致生長遲緩、性晚熟、免疫力下降及下痢。

由於第一階段的“富鋅食品”可以有許多不同的載體,但是我們對於第二階段要出品的“富鋅酵母酵素”,由於這是“酵母鋅”,必須從發酵中製取,因此 重德 擬到對岸去生產,這是因為若是在臺灣生產之後再運銷到大陸,則必須先滅生菌後才能進口,則酵素就變成果汁了,因此重德不想騙大陸同胞的錢,所以會在大陸生產。

第一個大陸生產地點將位於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區,因為2017年時,我的大陸友人就已經蓋好了7萬平方公尺的3樓RC全新廠房在等重德過去合作,但是因為兩岸政情以及許多意外因素而被耽擱了。

大家看到這裡,一定很狐疑說兩岸不是就要打戰了嗎?怎麼到了明年就又能回到平靜無波了呢?

是的,重德在此無妨告訴大家說,“中共二十大”將會是一個關鍵點,過去習○○為了要繼續連任第三任,而被他的政敵勒索“要連任就要統一臺灣”,重德 曾經寫信告訴習○○說他連任的阻礙並不是在“未統一臺灣”,而是在於他的政敵“勾結外患與製造內亂”,因此他首要的工作是在“中共二十大”之前肅清政敵,而不是在“中共二十大”前被勒索而提出其連任係“為統一臺灣”的承諾,否則縱然其連任成功,也要因為“武統臺灣失敗”而下台。

此時,“俄烏戰爭”的俄羅斯挫敗正好印證了重德的說法,因此大家應該感覺到中共現在很少公開談論要“武統臺灣”了!

因此,只要未來美國不要太刺激中共,臺灣更增強戰備力量與國際奧援,則中共將在習○○於“中共二十大”之前肅清政敵之後,暫時會回到拉攏臺灣民間力量的方向上。

因此,重德將會利用這一個不太長的“緩張假期”中到大陸去設幾個“富鋅食品工廠”,來先救一下大陸同胞,能救多少人就去救多少人,直到“緩張假期”結束。

有人問,重德的“富鋅食品”的價位如何?重德都答以:『您絕對買得起的價位!』事實上,“富鋅食品”將會有多種類的食品,例如含鋅量只有5mg的喉片型「鋅糖」,這是讓每一個人在與人接觸的前後含在嘴中預防感染的,重德將以平價供應大眾。

但是重德也會出品「富鋅螯合酵素」隨身包(25ml含鋅量為25mg),這是兼顧多種營養與防疫。至於擬開發的750ml瓶裝的「富鋅酵母酵素」,這是主攻鋅離子經由腸胃吸收後,能運行到有病毒侵入的器官細胞,去進行抑制病毒繁延萌發的用途,由於它的成本較高,因此售價也一定會較高。但是其全球的售價不會都一樣,因為各地的成本不一樣,而且不論 重德 如何擴大生產廠,應該都難以滿足全球需求的十分之一,因此重德也只能效法「佛度有緣人」,有的地方會採取以價制量,有的地方則會慈光普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