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 月 25th, 2021

我與SpaceX 展開“星鏈”大作戰

▼任何人造衛星都可以被作為軍事偵察的用途。(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0/11/22】 今天中午,重德在本會(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的群組中貼文如下:『本會「馬來西亞聯絡小組」又增加了一名成員,那就是吳帝鞍理事,他是臺灣大學的氣象學碩士。   

由於他與同小組的黃國彰理事(臺灣大學農工學碩士)以及同組的黃監事(生技教授)恰好專長都是農業相關領域,因此該組只剩下最後一名成員,期待是涉及馬來西亞的強項產業─電子產業、汽車產業、石化產業、油棕產業、橡膠產業的領域。    由於目前已經到位的三名成員都是科技人才,因此重德將先提供此三位成員一個由 重德 與中國大陸某民營股票上市在今年三月中所洽談的合作經營在東南亞發射3顆Ka頻帶的人造衛星的相關細節資料。   

該中國大陸民營公司已經投資了1.2億美元取得了衛星發射權,又以1.3億美元購併了馬來西亞一家通訊公司用以作為衛星信號落地的管理服務公司。因為種種原因,該上市公司原擬請重德出馬來經營此一衛星通訊公司,但是由於重德尚無把握讓此總投資金額達新臺幣數百億元的投資獲利,因此重德不敢接手,以致迄今衛星尚未發射。   

因此,重德歡迎所有在東南亞地區可以利用到該三顆衛星的機會,包含:飛行導航、航海導航、衛星通信、海上通信、區域通信、醫護通信、產業通信、衛星電視、資源探勘、設施監控、氣象監控…等等的相關企劃案。   

重德自己的相關應用將集中在「海田的自動化設施監控」、「海牧自動化設施監控」、以及「農場自動化設施的監控」。重德先把該三顆“地球同步軌道”(GSO)的預定位置圖發給大家參考。』

其實,今年三月份讓重德對經營此人造衛星事業裹足不前的原因是後來發現這三個衛星的屬性被規定為所謂的永遠高掛在赤道上一特定點的【地球靜止軌道】(Geostationary orbi;GEO),而並非是所謂的在一定的時間會通過一特定點的【地球同步軌道】(Geosynchronous orbit,GSO)。

這兩者都在地球上方的大約35,786 公里高的地方運行,因此與地面的通訊會有大約0.5秒的時差,因此根本不太可能配合5G系統來進行即時音視無時差的通訊。

因此更遑論將更不敵三年後即將出現6G。因為SpaceX 公司的“星鏈”計劃已經提出申請要發射42000顆低軌道通訊衛星,是目前全世界衛星的20倍。因為這些衛星只運行在1150公里高的低軌道太空中,而其偏移角度為40.46度,故能對於半徑1060公里(面積是353萬平方公里)提供1Gbps 帶寬的互聯網服務,而且星間通信傳輸延時小,因此它被稱為比5G強上百倍的6G。

這就是美國川普總統為何要打擊「華為公司」的5G系統,以爭取五年時間來讓SpaceX 公司能夠及時發射12000顆“星鏈衛星”的原因。

否則,一旦各國花費巨資採用了「華為5G系統」之後,美國的6G系統發展出來後就只能攻佔落後地區的市場,詳細內容請參考【屏東時報】在2020/3/14發表的【李重德/專欄報導】──《『中國5G』對戰『美國6G』》一文(https://pingtungtimes.com.tw/?p=38012)。

但是【地球靜止軌道】(Geostationary orbi;GEO)的人造衛星過去是通訊的主角,現在則比做為軍事與探測專用的【地球同步軌道】(Geosynchronous orbit,GSO)人造衛星還不值錢。

因為【地球同步軌道】(Geosynchronous orbit,GSO)人造衛星除了可以作為軍事與探測的用途之外,若是有5顆以上的此類衛星以一定的相對距離而共同運行在同一軌道上,則還可以扮演對該衛星所行經之處的緯度在增加或減少81°之內的地帶,進行全球無間斷性的廣播,而且其星下點剛好以一個8字形而投影在整個地球上,因此可以涵蓋北半球與南半球的精華區域。

因此,這一個擬與重德合作的中國大陸上市公司顯然是誤判了情勢,而撿到了一個燙手山竽。

當然,這三顆【地球靜止軌道】(Geostationary orbi;GEO)的人造衛星並非完全毫無價值,但是由於其地點恰好是位在低開發區的【東印度洋赤道上方】、【婆羅洲赤道上方】、【西太平洋赤道上方】,因此只有少量的墾荒通訊與航海通訊方面的業務可以爭取,恐怕連導航業務都很難爭取的到,更遑論商業性的衛星電視廣播。

但是由於該上市公司是友人所經營,因此重德還在竭思盡慮的為其籌謀看看有無其他出路。其實,此一地區的最可能客戶是印尼,其次才是馬來西亞與菲律賓,特別是印尼與菲律賓都是數千個群島的國家,最適合衛星通訊,而且它們落後地區還很大面積,根本不可能投資5G系統,因此比較可能接受有延時差的通訊。

而在此區域中,印尼與馬來西亞過去都因為有共產黨作亂而對中國大陸深懷戒心的,菲律賓則是美國的地盤,但是剛好臺灣與這三個國家的關係都非常密切。重德 個人還與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為舊識,因此大有可為。

只是目前由於兩岸關係緊張,而且任何人造衛星都可以被作為軍事偵察的用途,因此重德只能在兩岸敵意消退之後才會去協助他們解決這一個難題。所以,重德期待兩岸趕快回到和平的正軌上,謹此祝福兩岸同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