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1st, 2020

為崖驅民誰當先 德政善牧自有救

▼蔡霞是開第一槍的女中豪傑!請所有受禁錮者奮起自我解放吧!(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0/9/14】 今天發生了四件大事,這些大事件將攸關未來兩岸人民的命運,因此,重德 必須挑燈夜戰來告訴大家這一些事情的因果。

【第一件大事】,就是中國國民黨決定不參加第12次的「海峽論壇」,在討論此一事件之前,重德 請大家先參考本會(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的群友張亞中教授,今天發表在「中時新聞網」的一篇《三輸兩贏的海峽論壇》文章(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00914004606-262105)。

張亞中教授在該文章表示,有三方面是輸家,但是重德看到“第一個輸家”是“中國國民黨”,與“第三個輸家”是“中共”,但是在這中間則有一大段空白處,我猜是張亞中教授所寫的“第二個輸家”的內容,但是可能「中時新聞網」有所顧慮,因而以“白幕”覆蓋住。因而重德猜測張亞中教授所指稱的這“第二個輸家”應該就是指擬代表“中國國民黨”率團前往的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張亞中說此一事件有“兩個贏家”,一個就是臺灣的執政黨“民主進步黨”,另一個就是“美國政府”。

某一群友對於中國國民黨要求中共對於央視主播李紅的“求和說”道歉一事,貼文說:『奴才要主子道歉?滑天下之大稽!』因此,重德隨後在群組內也貼文二則,內容如下:

『我認為國民黨不只要拒絕參加本次的海峽論壇,還要去參加AIT的邀約,以及參加臺灣歡迎美國國務院助理次卿來訪的高層活動。』

『我覺得這是中共內部有人要造成這樣的結果,讓國民黨也不能為“中共鴿派”所用。我以前曾透過管道來告知“習”(近-平)說,主管“中宣部門”的“王滬寧”,在表面上是吹捧“習”(近-平),在造神,但是其實是以“民族主義”來斬斷“習”(近-平)的退路,讓“習”(近-平)只能硬幹與蠻幹。但是,重德的這些話可能到達不了“習”(近-平)的耳朵,因為我開給“習”(近-平)的“反習陣營”名單上面的人都還在位。』

【第二件大事】,就是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女士在接受「美國之音」的錄音採訪( https://youtu.be/_FkqpF3o1OQ )時說中國若要走向現代民主政治,就只有八個字:『去習』、『非共』、『變革』、『和平』。『去習』—首先要請“習”下去,來打破目前這個僵局。『非共』—打破“中國共產黨”從1949年以來70年的壟斷地位。『變革』─是“變革”,而不是“改革”。現在這是一套“極權體制”,而不是“威權”。“威權”是有可能走向民主政治的,可以內部改良,上下結合地搞,但是“極權制度”是不可能做到改變的,因此必須廢棄這套制度。

『和平』─ 蔡霞女士說不希望中國的政治變革過程是血腥屠殺的過程,希望它是一個和平的過程。在更早之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網站在今年8月23日刊登對  蔡霞專訪內容。蔡霞女士在接受CNN專訪稱“中共是世界的威脅”,呼籲各國聯手阻止中共滲透。她在採訪中表示:『中美關係不是兩國人民之間的衝突,而是兩種制度、兩種意識形態的較量和對抗。』

蔡霞表示:『中共的目標,是用自身統治模式取代美國所代表的現代人類自由民主體制,以及和平、民主、自由和公平的價值和秩序。』其實,蔡女士今年五月就發表批評中國在香港實施“國安法”的評論;而且她在此前流出的一段錄音中也暗指“習”(近-平)為“黑幫老大”,並稱中共是“政治殭屍”;  她還在李文亮過世後連署要求中共給予中國人民言論自由。此外,海外網絡日前流傳出一段疑似是蔡霞女士的20分鐘講話,內容主要是批評中共高層,引發關注。

重德也曾長期在中國大陸致力於推動「中國民主化」,並在臺灣每期印刷6,000本《海峽通訊─大政版》政論性期刊,運到中國大陸贈送友人。因此在2010年5月24日“廈門安全局”以涉臺灣間諜罪嫌名義在廈門市逮捕重德,並聲言擬判12年徒刑。但是經過一場鬥智鬥法之後,他們發現所掌握的證據無法入罪於我,因此只能釋放重德。

此後,重德即向中共中央下戰書,聲言「一人敵一國」,雖然 重德在2012年又冒著生命危險重返中國大陸來繼續推動「中國民主化」的“和平演變”工作,但是已經是步步驚魂,魑魅魍魎,長相左右。

最後,當重德在2016年眼見中國大陸連高級知識份子都陶醉在中共用以催眠全民的不知內容為何許的「中國夢」之中,而放棄了爭取“讓人民自己當家做主”以及“體制內外的改革”時,重德徹底死心了,記得當時自己曾經戚戚焉的說過:『中國的良心找不回來了!』

因此,重德今天欣喜看到蔡霞女士「打著紅旗反紅旗」,因此,重德知道『中國的良心未死,只是尚未復甦!』

【第三件大事】,就是美國政府在沒有預先通知中共當局的情況下,就由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宣布現在駐北京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Branstad)即將離任,並於下月初離開北京。但是聲明中並未提到大使館之後將由誰接掌,因此預期在半年期間美國將無駐北京的大使,等同是美國主動的把對中國大陸的關係降為「代辦級」。

雖然,美國主動中美關係降為「代辦級」的表面上的理由是,中國大陸的「人民日報」拒絕刊登美國駐北京大使  布蘭斯塔德的“讀者投書”,反觀中共官方人物卻經常在美國的各媒體發表各種“反美言論”,因此  川普總統才會說美國需要與中國大陸“脫鉤”。

但是,真實的原因很可能是美國將對中共採取更大的“冷戰”攻勢,甚至可能爆發“熱戰”。重德認為兩國軍事衝突的發生時間將可能會是在今年10月中旬之前,因此  川普總統才會請駐北京大使布蘭斯塔德先辭職,讓該友人不會處於險境之中,也可以讓中共當局找不到該大使來轉達中共意見,或謀求化解衝突與糾紛的方法。

綜觀,美國這一個讓大使離任而不補缺的作法,顯示出川普總統已經決定動用武力來對付中共,因為川普總統鑒於自己雖然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榮耀,但是並未帶給他在總統選舉的民調上有大進展,因此他已經確定了只有為美國因COVID-19而死亡的20萬亡魂“討回公道”,讓人民吐一口怨氣,他才會在總統選舉有勝算。

【第四件大事】,就是在美軍「勇敢之盾」演習時,美軍將另藏重兵於菲律賓海,以便作為伺機進行主動介入急遽升溫的臺灣海峽兩岸軍事衝突的備戰部署。

新聞報導,美軍「勇敢之盾」大型軍事演習從本月的14日起,將在西太平洋的關島與馬里亞納群島附近海域舉行,為期12天,雷根號航空母艦與上百架戰機等參與。

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新聞稿指出,參與演習的船艦包括“雷根號航空母艦”(USS Ronald Reagan CVN-76)、“美利堅號兩棲突擊艦”(USS America LHA-6)、“紐奧良號兩棲船塢運輸艦”(USS New Orleans  LPD-18)、“日耳曼敦號船塢登陸艦”(USS Germantown LSD-42)等。演習由美國“印太司令部”指揮,來自陸海空軍及陸戰隊部隊,共100架戰鬥機、1萬1,000名官士兵參與。

但是,據悉美軍的“羅斯福號航空母艦打擊群”(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與“尼米茲號航空母艦打擊群”(USS Nimitz CVN-68)也部署在菲律賓海,因為美軍鑑於中共近日動輒一日出動近三十架次戰機到臺灣西南海域上進行多種型態的攻擊性質軍事演訓,而且,美國國務院次卿克拉奇(Under Secretary of State Keith J. Krach)將在9月17號訪問臺灣,主持臺美雙邊新高階對話平台「臺美經濟與商業對話」,因此預料中共的軍機將大舉騷擾臺灣。

而且,美國也邀請剛剛參加完“2020環太平洋軍演”的日本與韓國的船艦來到關島附近海域,重德猜測由於美國對日本及韓國都個別簽訂有“安保協防條約”,因此,一旦美國“被動”參與對付中共的戰事時,日本與韓國都不能置身事外,因此,美國特別邀請他們來在旁“觀戰”與“助威”。

重德向大家報告今天發生的這四個大事件,是要讓大家了解到國際間正在興起一股討伐中共政權的浪潮,這一個浪潮上演的有“文戲”與“武戲”,而這一個浪潮的發生是因為有人在興風作浪,這一些興風作浪的人大多數是中共政權內部的政爭敵人。

這一些中共內部的政敵們本來早就彼此相互猜忌杯葛,相互埋線刺探,但是一旦他們的共同利益受到壓迫時,他們便會產生了共同的敵人,於是大家就分工合作來共同奪權。重德不在乎中共政爭中的哪一個人會被鬥倒,但是 重德 擔心會重蹈歷史的錯誤,導致了可怕的後果。

1949年,中共在攻打金門的古寧頭一役中落敗,1950年,毛澤東因為錯誤的發動「抗美援朝」的戰爭,1958年,又發動沒有效益的「八二三炮戰」,因而大筆欠債於蘇聯,最後只好在1958年採取激進的「大躍進」政策來增產,但是在違背人性的「三面紅旗」(“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的運作之下,1959─1961年,竟然發生了餓死四千萬人的「人為大饑荒」(中共的說法是「三年困難時期」),毛澤東為了從失敗中奪回政權,在1966年他又發動了「文化大革命」,因此而徹底摧毀了中華民族的數千年傳統文化,並且讓全國人民從原來是自己靈魂的主人,一下子變成為行屍走肉一般的中共政權所豢養的動物一般。

斑斑血淚的歷史告訴我們不可以再重蹈覆轍了,如果政權的領導人自視太高,好大喜功,將會窮兵黷武,縱然戰勝亦損元氣,設若戰敗則國破家亡,而且極權就會導致內鬥,因此就會援引外力來干政,則人民將如芻狗,生命如同蟻蜉,朝不保夕,悲哀啊!罪惡啊!

雖然,重德與“習”(近-平)的心腹有識,本會中有許多人皆知(部分幹部也見過),也有一些人知曉 重德 曾經拒絕受邀到北京去單獨覲見“習”(近-平),甚至也在2019年初拒絕“習”(近-平)派人來臺灣探詢重德決定參選總統的統獨態度。因為,重德要讓自己乾淨從政,如此才能在面對臺灣人民時,坦蕩無愧。

但是,在今年五月之前,重德 確實曾無數次的利用寫信方式或將有關的拙作透過“習”(近-平)的心腹來轉交給他,單單在2016年就有約10萬字,這是因為重德在2010年時就認知到“習”(近-平)將會是「中國民主化」的“最大阻力”,但是如果重德能成功的改造他的思維,那麼“習”(近-平)將會成為「中國民主化」的“最大助力”。

因此,雖然如今重德直接聯繫“習”(近-平)的管道可能發生了障礙,但是重德已經改採「反思行動」,利用寫信給上千名中國大陸的高知識菁英,來產生全社會的一股「要和平、求民主」的新浪潮。因此,不到最後關頭,重德還是會寄望於“習”(近-平)的撥亂反正。

雖然,重德知道“習”(近-平)曾經相當信服 重德的一些預言能力,但是由於目前已經到了“妙不可言”的階段,天機不能輕洩,因此,重德只能在此打啞謎,故誌以:『為崖驅民誰當先;德政善牧自有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