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 月 25th, 2021

亞細亞 的浮萍

▼《守望金三角》 作者: 石磊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52076。(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1/01/09】 重德這兩天在本會(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的Line群組中貼了不少緬甸的新聞與舊聞,裡面大多數是記述緬甸悲苦的一面,有羅興亞人的被迫害情形,有緬甸若開邦的阿拉干軍(AA)與緬甸政府軍的相互殘殺影片。

相信許多會友不知道重德在寒天深夜中其實相當掛念著一個人,那就是重德的乾妹妹─王亞蘋,因此昨天臨睡前,重德在群組中隨手寫了以下貼文:

我只有一個乾妹妹,我給她取了一個“王亞蘋”的化名,原意是“亞細亞的浮萍”,本來是“王亞萍”,但後來覺得她長得像一顆青蘋果一樣嬌豔,因此就改稱為“亞蘋”。

為何說她是“亞細亞的浮萍”呢?因為她就是電影“異域”中真實的落難孤雛,至少在1996年時我的感覺就是如此。

據亞蘋所述,她的父親名叫王文書,是臺灣宜蘭人,後來被國民黨政府徵調派到緬甸的反共救國軍中擔任情報官,因此在當地娶妻生子。

中共在上世紀60年代對全球輸出武裝革命,緬共原來是在城市暴動,後來轉進到撣邦打游擊,時值中國大陸正在進行文化大革命,雲南省許多黑五類知青寧可到緬甸參加緬共打游擊也不想留在國內被批鬥,石磊就是其中的一個。

緬共不只要打緬甸政府軍,還要打各地的軍閥(民地武),也要打國民黨的“大陸工作處”的軍隊。石磊的部隊很能打,是緬共的王牌部隊,緬甸政府軍與國民黨的部隊都只能撤離。

但是,亞蘋的父親卻不能撤離,因為撤退時正好是亞蘋出生的時候。亞蘋說緬共的軍頭石磊想要保她們全家安全,於是就娶了亞蘋的大姊王小美。等亞蘋長大後,又有一個軍頭看上她,想來提親。因此她就逃家到泰國曼谷,一待十幾年,最後當上華語導遊。

由於亞蘋有臺灣人血統,因此她想回到臺灣,但這是很不可能的事,因為她在曼谷用的是假身分證。所以她想嫁臺灣男人,但是到泰國去玩的臺灣男人大多是去觀光色情行業的,因此就無進展。

1996年菲律賓駐臺代表與泰國駐臺代表同時密告 重德 說中共正佈軍準備攻取烏坵島,於是我就親書一封給江澤民的毛筆信,翌日便趕赴曼谷的“中國大使館”斡旋,然後又停留在曼谷半個月,藉以觀察“第一屆歐亞高峰會議”。

我就是在那時結識亞蘋的,初見面時她的穿著很時髦新潮,看起來只是20歲的青春漂亮的大眼睛少女。雖然介紹人期待她成為我的女朋友,但是我還是一樣“還卿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娶時”。但是我把亞蘋當做是自己的妹妹對待。

於是,亞蘋陪伴我在泰國的半個月,這段期間她突然興起要帶我到緬甸去認識她姊夫石磊的念頭。我猜她是想要讓我假冒她逃婚有成的臺灣男朋友吧!

因為我當時已是泰國總理的座上賓,而且當時我每月的交際費就可以購買一部賓士300,足以給養至少一個營的游擊部隊。過去我對緬甸的印象大多來自“異域”這本小說,但是從沒想到真的和小說中人物建立關係。因此也覺得很新鮮有趣。

亞蘋說佤邦有三樣寶貝,一是寶石,二是木材,三是毒品。於是,在我進緬甸會見石磊事先就言明毒品與寶石我都不想碰,我只想談木材的生意。

由於當時泰緬邊界的界橋「大其力大橋」因戰事而封鎖,因此我倆是搭舢舨偷渡越過界河,事後重德才知道如果當時被緬甸邊防查獲則將會有牢獄之災或是鉅額罰款,後果不堪設想。

我倆到緬甸大其力鎮的“佤邦聯絡處”(跟一般住家無兩樣)之後,才知道石磊昨天才搭直升機返回佤邦桑康,因此失之交臂。

我因為承接了印光大師傳“德”字衣缽,而擬開設“淨宗德門”,故我後來甚少前往泰國,而且二年後就把該日進斗金的事業結束了。

就在我結束事業的三年後,亞蘋突然現身高雄,她的容貌變化甚大,身體也浮腫,因此,我懷疑她的肺病已經復發。

她告知我說她在泰國嫁了一個臺商幹部,後來她來臺灣後才知道她先生早就另有妻室。我聞言後一時啞然無以為對,想當年兩人相處十餘天,我始終不敢有一絲暗室越矩之念,只期亞蘋日後得遇如意郎君,不想…,唉!

我給亞蘋一些錢要她趕快去治病,此後她就音訊杳然。昨夜臨睡前,我寫自己乾妹妹亞蘋的故事後,有感亞蘋一生孤苦伶仃,不覺之中,眼眶潮溼了。

在亞蘋瘦弱的身軀上,我看到了長年營養不良的後遺症,我也看到了她腳上被昆沙部隊番刀砍傷的痕跡,據她說她動過肺部手術,那是一個善心的泰國華僑的救命之恩。

亞蘋的父親王文書在石磊的《守望金三角》一書中幾乎沒有被提及,只因為他是國民黨留下來的餘孽,因此他的處境相當艱難。

也因此,亞蘋小時候吃了不少苦。她說九歲時隨軍押運一批鴉片去和擁有鴉片國際盤的昆沙集團交易,回程時她坐的吉普車遇到昆沙部隊的埋伏,腳上被砍一刀,幸好吉普車駕駛反應夠快,一看到路樹倒下並沒停車就立即掉頭。

亞蘋說昆沙部隊以為吉普車上載的是剛交易獲得到的金子,其實金子是由後面走的那一排步兵押運著。

我與亞蘋結識時剛好傳來昆沙集團向緬甸軍政府投降的消息,因為佤邦在1990年參加圍剿昆沙集團的戰事,由於雙方是世仇舊怨,因此主要戰事都在這裡,最後佤邦的12000名戰士突破了昆沙集團的重要防線,迫使昆沙選擇投降緬甸軍政府以求保命。

我與亞蘋結識是在1996年,佤邦的鮑有祥等領袖是在1989年宣布脫離緬共,並將緬共領導人“護送”到中國大陸雲南省安享晚年。瓦邦是直到1992年底才組成佤邦政府,石磊則是擔任財政部副部長,負責在緬甸的邊境城鎮大其力鎮建設佤邦與泰國貿易的基地。

由於佤邦是在2001年才全面主動宣布禁種罌粟花,因此,我與亞蘋到大其力鎮的佤邦聯絡處時,當時佤邦還公開在販毒。

亞蘋對該處的相關人員相當熟識。我從他們的言談中知道有些人是負責押運鴉片到雲南省去交貨的。他們毫不避諱我這個外人就在面前,連交貨地點與密語都明說,害得我忐忑不安,生怕他們出了事而懷疑到我身上。這就是我後來很久沒主動聯絡亞蘋的原因。

昨夜夢中沒有亞蘋來相見,因此我滿懷希望的期望她還好好的活著,而我們還有重逢的一天。

佤邦這一個只有80萬人口卻據有著中緬與泰緬邊境金三角三萬平方公里土地的國度,佤邦擁有8萬正規軍,比起許多國家的軍隊人數更多,他們從沒打過敗戰,連緬甸政府軍都奈何不了他們。

而佤邦也不輕言開戰,在目前還與緬甸政府軍繼續駁火的北方聯盟(Northern Alliance)的4支部隊:克欽獨立軍(KIA)、德昂人民解放軍(TNLA)、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MNDAA)、阿拉干軍(AA),每一支軍隊都只有數千人,但是就讓緬甸政府軍吃足苦頭。

由於緬甸軍政府自1962年廢除憲法後,實施軍管,直到2008年才又重新制定憲法,雖然還稱是聯邦政府,但是憲法保障緬甸的軍方擁有25%的國會議席,而且改實施全民普選制,而非一邦一票制,意圖讓擁有60%人口的緬族永遠執政,因此七省七邦的聯邦政體中數十個少數民族群起反抗。因此從1962年起的緬甸內戰至今還未停歇,數百萬人民死於戰火、饑饉與流離失所。

重德憐惜緬甸人民始於讀書時期閱讀“異域”小說,後來又結識王亞蘋,讓自己的腦海中常縈繞著緬甸人民悲苦的呻吟與渴望安定的吶喊。

在2016年11月2日,重德 曾寫信給緬甸外交部長翁山蘇姬,希望能在聯合國難民署的整合下,讓 重德 與一些國際知名人士共同在拯救與安置包含羅興亞人在內的緬甸難民的目的下,而在下緬甸的德林達依省建立一個新墾區,總投資高達數百億美元,但是由於緬甸政府不承認有羅興亞人問題,認為只有“孟加拉非法移民”問題,因此無功而返。

或許有一天,重德會再度踏上緬甸的土地,並且去做我這幾十年來一直想做的事,但是在此之前,我期盼我的乾妹妹王亞蘋會撐過最艱苦的歲月,也期待能與石磊這位「守望金三角」的老英雄在臺灣見上一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