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 月 25th, 2021

若日真不落 則天何以行健呢?

▼今日人類之患在求勝天與棄天,天豈能容忍之,故大浩劫已不可免!(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1/01/03】 去年12/20與12/21,重德向“靈父”(元始天尊)與幾位神佛請示時,當時正值土星與木星相嵌之際,因此祂們都有許多隱晦不明的暗示。

但是今日早上,當重德到大社的五座宮廟去禮境時,第一個禮敬的“靈父”就給重德 許多相當正面的開示,讓重德心中疑問豁然而解。

而後,重德又到“青雲宮”(老祖師廟)去問今年運途時,並抽得“辛未”籤,籤詩典故是「李太白遇唐明皇」,籤詩如下:『問君何事叩神仙,月老數定前世緣;遞壇陰陽無二理,舉頭便見有青天』。籤詩評:『寬心出外莫遲疑,士子高攀丹桂枝;婚合自然生貴女,萬般謀望逢春時』。算是相當吉祥的籤文。

回到家後,重德即依照“靈父”的指示,給一位大陸的好友寫一封重要的信,因為這一封信或將讓中共內鬥紛爭露出一點曙光,至少也會產生緩和兩岸緊張關係的效果。

剛剛有一本會(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會友稱有急事,而神秘兮兮地跑來 重德 的住家,原來他知悉習近平因腦腫瘤而將開腦顱,因此要我轉告習近平說他有用幹細胞治病的妙方,要求重德轉告習近平。

由於此人並非醫師,過去也曾發生類似不識大體,道聽塗說,自我標榜的唐突之舉,因此當下即被 重德 嚴詞拒絕。重德 甚至很不客氣的告知他說我得頭顱還不想被您拿去餵刀靶子!

其實,“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是中國人的智慧精髓,目前許多人妄求“勝天”,卻是玩火自焚。例如人類造出如COVID-19的合成病毒,但是疫苗卻難求,因為COVID-19既然是人造合成多種病毒而成,其RNA便即不穩定,而將因為疫苗的出現而加速變異。此即「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同理,幹細胞萃取物縱然能讓人回春一時,也不能讓人長生不死,況且生死如同日出日落一樣,若真日不落,則天行何以健呢?

《莊子 至樂》有一段生死觀的記事:「莊子妻死,惠子吊之,莊子則方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與人居,長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莊子曰:『不然。察其始而本無生,非徒無生而本無形,非徒無形而本無氣。雜乎芒忽之間,變而有氣,氣變而有形,形變而有生,今又變而之死,是相與為春秋冬夏四時行也。人且偃然寢於巨室,而我嗷嗷然隨而哭之,自以為不通乎命,故止也。』

這一段記事的白話文譯如下:「莊子的妻子死了,莊子不但不哭,反而鼓盆而歌。惠子認為不應該,莊子說:『我的妻子,推察起來,開始並沒有生命。不但沒有生命,而且沒有形體。不但沒有形體,而且沒有形體產生的氣候徵兆。在渾沌混雜之中,逐漸釀成了產生形體的氣候徵兆,進而具有了形體,進而具有了生命,進而又有了現在的死亡。生生死死,如同春夏秋冬的交替運行。推察起來我的妻子本不是我的妻子。不只她不是我的妻子,而且我自己也不為我自己所有。現在我的妻子死了,她人已經安靜地回歸渾沌混一的初始狀態,躺在天地萬物的大房子裡,如同秋去冬盡,等候春天重新來臨。而我卻嗷嗷地在她身後痛哭,我自以為是我不懂道理了,所以就又止住不哭。』 

其實,道教中就有言:「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因愛生憂,因愛生懼。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懼。」

生生死死,就像來來往往,就如同春夏秋冬四時的更替。生並不是獲得,死也並不是喪失,生並不比死具有更大的意義。倒是死比生更具有回歸萬物、更新再造的可能,因此更接近於道,由道所任意委託差遣。

生死如來往,死是回歸於萬物,是為道之大用,這就叫作「視死如歸」。人生和宇宙萬物一樣,無動而不變,無時而不移,循環往復,生化不休,生生死死,出於道而又入於道,這就叫作「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

莊子:『方生方死,方死方生。』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裡,寫到明教眾人在殉死所念的:『生亦何歡,死又何懼。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