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1st, 2020

天設多難憂啟聖 地造繁障使卓傑

▼本日拜訪的第二家超級工廠「育田食品企業有限公司」。(圖/李重德提供)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0/8/11】 早上,重德躺在床上隨手寫了《情愫寶島臺灣;愛在萬里長城》一文發給群友之後,在做完禮佛早課之後,便在八點半出門去拜訪在高雄市燕巢區的四家食品工廠。

重德今天拜訪的第一家超級工廠就是「泰成粉廠股份有限公司」,這是高雄市唯一的製粉廠,也是南臺灣唯三製粉廠之一。

「泰成粉廠股份有限公司」的每日製粉產能約500公噸,然而未來 重德 擬建的「南臺灣中心廠區」的每日麵粉需求量可能就會高達330—440公噸(15000—20000包)以上的麵粉。

因此,重德 不排除日後邀請該公司在 重德 擬建設「南臺灣中心廠區」內的2公頃土地上,再增設一個日產500公噸的麵粉廠。由於原定的只有一個半小時的交流時間,沒辦法深入的討論合作細節,因此我們將先以電子郵件溝通,然後再見面來進一步討論合作細節。

重德今天拜訪的第二家超級工廠就是「育田食品企業有限公司」,這是一家以素食漿品(半成品)作為主要產品的超級工廠。「育田食品企業有限公司」是 重德 在一個月前就要求拜訪的工廠,但是其老闆  蘇董事長卻把拜會時間訂在一個月之後,今天 重德 才知道  蘇董事長是在考驗我這一個有史以來的最大客戶,看看我是否真的是有心人。而且,他希望我先去看完了所有的同業之後,再來看他的工廠,這樣就會高下立判。

雖然,該公司建築面積大約只有1000坪,但是該公司的日產能卻高達難以想像的2萬台斤(12公噸),每日產值120萬元。但是,讓重德非常驚訝的是該公司設備之精良,與環境之乾淨,以及衛生之重視,這都是 重德 看過上百家食品工廠所僅見的。

就以生產車間而言,RC造的6米高廠房完全以不繡鋼包覆到頂。而且該工廠更擁有許多同業所無的現代化設備,全部都是數位控制自動化設備,因此當別家同業必須加熱到攝氏165度的人造肉分解工序,他們卻只需要在攝氏105度就可以分解,因此該公司的產品就比同業產品少了很多的“豆腥味”。也因此就不需要使用太多的香精來壓住這一些“豆腥味”。

例如,同業大多把在攝氏85度製成的產品採用電風扇吹冷的方式來降溫,因此要降到室溫通常至少要半小時,但是該公司卻為了提早在18分鐘內降到室溫,因此特別以鉅款建了一間真空急速冷卻室,該公司的  蘇董事長說品質的好壞就是藏在許多外面看不到的生產細節之中。

所以,重德才會說「育田食品企業有限公司」才是真正的超級工廠。重德今天擬拜訪的第三家工廠是「臺醬生物科技廠公司」,但是,重德 其實並沒有過去拜訪,而是把該公司的年輕負責人  卓先生邀請到「育田食品企業有限公司」來一起討論如何整合出能製造出 重德 所需求的“拌麵醬”之一個夢幻團隊。

卓先生是「岡山青商會」的現任會長,他帶著幾瓶樣品醬油,每瓶大約只有50cc,結果「育田食品企業有限公司」的  蘇董事長試吃之後驚為人間珍品,於是兩家企業馬上開始談起合作事宜。

蘇董事長並當場教導 重德 要如何去辨別醬油的好壞,他說以今天試吃的“醬油”水準已經不輸給“蔭油”了,若直接加到熱湯之中,該湯就等同於一鍋“高湯”了。

但是,卓先生卻謙虛的說他們工廠產能甚小,絕對沒辦法滿足重德要供應500萬大陸同胞的需求,因此他說他願意公開他們祖傳的秘方與製法,來幫助 重德 把所有協力的醬油廠商的品質提升到共同的標準。

重德當場沒做任何表示,但是在返家途中,重德告訴同行的黃監事(生技博士)說,『這個年輕人我喜歡,因此重德將在卓先生的幫助下而在「南臺灣中心廠區」內設置一座全世界最大的醬油工廠。』

為此,重德未來的「南臺灣中心廠區」除了原擬建廠的16公頃工業用地之外,未來 重德 也會承租所臨接的19公頃臺糖公司的農地,來作為生產“關廟麵”的「曬麵場」以及生產“醬油”與“醬料”的「曬甕場」。

重德告訴黃監事為何要由自己投資生產需求大量人力與場地又佔用較大物流成本的“關廟麵”的真正原因,那就是要讓沒跟上產業現代化而轉業的五十歲以上的勞動力還能找到工作。

重德也告訴黃監事說以較高成本的傳統手工方式,來生產“醬油”與“醬料”的原因,也是為了傳承前人的食品技藝,讓中華飲食文化能以美味與健康並存的模式,繼續發展下去。

重德今天拜訪的第四家工廠是「七彩湖實業有限公司」,這是一家“梅子”的加工廠商,董事長是吳先生,他在高雄市六龜區以80公頃的山坡地來種植梅子等多種果樹。

吳董事長很驚訝重德為何會把“梅子商品”當作糧食的一部份。重德告訴他說因為自己外公的食品公司曾經是日本伊藤榮堂(日本最大的百貨超市集團)的臺灣最大蔬果供應商,因此早年曾參與為日本生產“漬梅”的工作,因此對於“梅子食品”情有獨鍾。

吳董事長表示他也知悉 重德 外公與三舅的食品公司,但是他對於 重德 擬以“梅子醬”來作為“拌麵醬”還是存有市場接受度的疑慮。

吳董事長說他是臺灣唯一能供給“非鹽漬”的梅子原料的廠商,他願意供料來給重德指定的醬料工廠,來製造出“梅漬拌麵醬”。

由於連續幾天的奔波,重德感覺有一些疲憊,因此返程中便向黃監事表示將暫停再拜訪食品廠商的安排。但是返家之後,重德接到黃監事的簡訊說:『理事長您好,我知您是有異稟的人,但這整合的工作也真只有您能做』、『這些串聯籌備的事若沒事先運作,是無法臨時做的』。

重德回答說:『是的,但是我需要有幾個核心,產品的核心,行動的核心。』黃監事又發來簡訊說:『臺灣的人民往往像井底蛙,看眼前,看不到潛在變化局勢』、『但您還需趕快與對岸對接,不然這邊的人無法趨利』。

重德回答說:『二個月內就可知中美會不會開戰,兩岸會不會開戰,我的目標是讓中美之戰不會波及臺海。』 晚上,重德 反思自忖為何要暫停再拜訪食品廠商的安排,其實是在潛意識中害怕會因為兩岸發生戰事,而使得 重德 『賣糧到大陸』的計畫無法進行。

晚上,重德把那一瓶50cc的「臺醬生物科技廠公司」出品的「金醬油」拿出來當作精油一樣的聞了又聞,想到今天就已經促成了「育田食品企業有限公司」與「臺醬生物科技廠公司」兩家公司的合作,想到這幾天來重德已經帶動了好幾家食品企業參與了『在地創生』的社會公益活動,想到重德提供給這一些食品公司只有外面十分之一價格的食品原料農藥殘餘與重金屬的檢驗,想到 重德 也帶給這一些食品公司更堅持與更努力的新夢想與方向感…,因此,重德 覺得自己不能太患得患失,如果連自己都動搖了信念,那麼『賣糧到大陸』還可能會成真嗎?

其實,重德很清楚的知道『賣糧到大陸』不只是一個可以救活數千萬乃至於上億大陸同胞的功德事業,同時也是讓臺灣的許多產業獲得到一個在全世界展露頭角的機會,更是一個讓中國大陸的工業基礎不至於在劇烈的國際霸權鬥爭中被摧毀殆盡的唯一機會。 如果重德不去做,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人會去做,或者更明確的說,目前這個世界根本沒有一個商人會有像 重德 一樣具有整合多個國家政治資源、金融資源、企業資源,而且還有悲天憫人胸懷去做這一個具有高度風險與極其困難的『賣糧到大陸』的事業。於是,睡前重德 謹誌以:『天設多難憂啟聖;地造繁障使卓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