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8 月 14th, 2020

「忠」 與 「義」

▼《三國演義》中的人物角色。(圖/www.nipic.com)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0/7/27】 「忠」字,就象形知義而言,「忠」字是由「中」字與「心」字組合而成,代表著「忠」的意思就是一個人把某個人或某個事放在自己的心裡的正中地位,時時惦記,處處遵從。目前,很少人被強迫要對某一個人效忠,但是卻反而有很多人自我認定是屬於哪一個陣營,因此要為那一個陣營來效忠。

「義」字,就象形知義而言,「義」字是由「羊」字與「我」字組合而成,代表著「義」的意思就是要把自己當作祭祀的牲禮一樣的無條件奉獻出去,縱然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過去,中外歷史都記載著在征戰之前經常會有活人獻祭的情況,但被獻祭者必須是神明所喜歡的人,所以也有王子被獻祭的。

「忠」與「義」在一些情況裡,是可以並排的,但是由於其前提與定義都不一樣,因此在更多的場合中則是不可並用的。

例如,在天下大亂群雄並起時,每一個群雄裡的虎賁之士究竟所「忠」之君為何呢?所「忠」之事又為何呢?

例如,在虎嘯山林的梟匪賊窟裡,所講的「義」就是要求共同去殺人越貨,就是要求不可以出賣兄弟。

過去,中國歷朝都是君主專政體制,因此,都是由皇帝運用武力所創造出單一的思想體系,因此,人們只能有唯一的效忠對象,那就是在全國範圍內是「皇帝」,但是在社會範圍內則是鼓勵每一個人應該效忠「主上」,或是效忠「老闆」。

但是,人在一生之中經常要面對不同事物與人物去做判斷與抉擇時,「忠」常會與「利」及「害」相競合,因此現代人的「忠」已經摻雜著太多的複雜因素,因此,現代人的所謂「忠」,其實只是「忠於自我」。

 最近,重德看到有人題字「忠義」時,在「忠」字旁寫著「忠者誠無私」,在「義」字旁寫著「義者無反顧」,覺得很滑稽!

因為,自認為「忠」者,重德倒是要問問他「忠於何人」?或「忠於何事物」?其實,大多數的人只會忠於自己的感知與感情,但是他的感知與感情其實又是受到外在環境的影響。

此外,自認為「義」者,重德 倒是要問問他的「義舉何在」?如果一個人空口說自己義薄雲天,則他應該先捐出大多數的家當去救濟窮困之人,因為這比起要他犧牲性命還有一大段距離,做不到就不要說自己多麼「講義氣」!

因此,現實社會就有許多例證,例如在上一場選戰中曾為某候選人搖旗吶喊的人,若在其當選之後無法滿足支持者的期待,則在下一場選戰中這一些支持者就可能倒戈相向了,因此,可以證明這些現代人的「忠」是可被置換的,因為他們習慣於「始亂終棄」!

為何現代人習慣「始亂」呢?這是因為它們沒有中心思想,例如當今臺灣社會中,政治氛圍中儼然造就「藍營」與「綠營」兩大敵對的系統,他們各自用不同的故事、巧言、仇恨、恫嚇、威脅、利誘來擴大攏絡人心,並製造兩大陣營之間的敵視與裂痕。

「藍營」通常被視為「主張兩岸統一」的政治團體,而「綠營」通常被視為「主張臺灣獨立」的政治團體。重德 一直很好奇,為何臺灣沒有一個「臺灣統一大陸」的政治團體,因為,如果臺灣的民主政治真的那麼美好,臺灣為何不用這一個「民主政治」來當武器去反攻大陸呢?做不到,至少也可以讓對岸的中共不敢武力統一臺灣啊!

目前,許多支持「藍營」的人,他們其實並不知道兩岸統一之後自己的性命與財產是否還保得住,但是他們覺得「綠營」的人要讓臺灣脫離中國系統,就是數典忘祖,就是摧毀他們僅存的「中國夢」!

但是,更多支持「綠營」的人,卻認為「藍營」的人要把臺灣這一塊土地以及他們的身家都出賣給中共政權,不管是有意,或者是無意,其結果都一樣。

因此,「藍營」的人怪「綠營」在抱美國大腿,在圍剿中共政權,並說這將導致中共武力犯臺。「綠營」的人則怪「藍營」與中共政權暗通款曲,說他們是中共在臺灣的第五縱隊。

其實,不論是「藍營」或是「綠營」,他們之所以還能參與選舉並發表政策,那是因為臺灣是一個民主政體。

因此,每一個選民的中心思想應該就是要優先維護臺灣的「民主政治」,而不應該把自己歸屬於哪一個陣營。

因此,「藍營」既然要「主張兩岸統一」,就必須說明「兩岸統一後能否維持臺灣的民主政治」,特別是在中共強行制定與實施《港版國安法》之後的今天。

因此,「綠營」既然要「主張臺灣獨立」,就必須預演「臺灣有能力獨自對抗中共的武力侵犯」的實力,並且有要提出「能夠讓臺灣在獨立之後還能生存發展」的證據。

《三國演義》第一回,第一句就是「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朱熹對泰卦的象曰:「上居卦終,泰極必反,此亦事勢之必然,治久必亂,亂久必治,天下無久而不變之理。」

因此,各位看官,請不必把自己抹綠或抹藍,更不要把別人抹綠或抹藍,因為我們真的很快就要一起「拿干戈以衛社稷」了,因為中共政權只想讓臺灣染紅,用臺灣人的鮮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