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7 月 10th, 2020

重德「棄商歷苦」 來轉化出「保家護子」

▼李重德的公司獲經濟部頒發第一屆優良服務品質獎後,接受李登輝總統的召見。

【李重德/專欄報導2020/6/27】 近日一位友人向重德詢問過去曾經從事過的「外籍勞工仲介」業務的生態問題,勾起了 重德 塵封已久的往事,那是 1 992 年到 1 998 年的故事。當時, 重德 的公司曾經獲得了經濟部頒發的「 最佳服務品質獎 」重德也因此被總統李登輝 召見,並有合照為證。

當時, 重德的公司的規模應該是南部首屈一指的,總公司就使用了高雄市民權二路「 寶成雙子星大樓 」的一層樓數百坪,而且還設有臺北分公司、臺中分公司、 臺南分公司,也在高雄市設了2 0多個外勞生活營區以及一個楠梓加工區外勞休閒卡拉O K餐廳。

猶記得在1 995年,當總公司喬遷時,喬遷典禮共有12人參與剪綵,參加者有游日正立委、鄭寶清立委、香港大富豪酒店少東、菲律賓駐高雄代表、泰國駐高雄代表、某職棒隊當家投手…等。

而先提前來致意的還有張俊雄立委、郭玟成市議員。其中,菲律賓駐高雄代表與泰國駐高雄代表都是由兩國的元首直接下令參加,因為 重德與這兩國的元首關係甚篤。

因為在這之前,重德曾受邀帶領僑胞進到泰國總理府的人,因此也趁機夾帶我國 「 駐泰國代表 」,因此才會有日後李登輝總統「路過」曼谷去加油的政治突破。

而且,重德也曾受到菲律賓總統羅慕斯的邀請,帶著全家人到菲律賓去做投資考察,到馬尼拉之後,駐臺代表印象中他好像就是羅慕斯總統的父親親自到機門口來接機,因此 重德一家人與隨從十餘人是全機優先下機的乘客。

但是,在考察之後,重德婉拒了菲律賓駐臺代表的說要爭取特別給予 重德家族一張「賭場執照」的建議,因為要經營這一個事業就必須先做一個在菲律賓與與臺灣兩地的「黑道大亨」不可。

但是,重德卻答應菲律賓政府的私下拜託,那就是一旦中共解放軍對臺灣動武時,請重德準備好船隻來載運十餘萬的「菲律賓移工」返回菲律賓,菲律賓駐臺代表說 重德所準備的撤僑船,菲律賓政府會事先告知中共,因此絕對不會被攻擊,但是為了顧及兩國的情誼,請,重德秘密進行準備工作。

重德也是在那一次的行程中,在菲律賓商務部長的「家庭歡迎宴會」結識了現任菲律賓總統的杜特蒂,當時他是達沃市的市長。

由於重德在菲律賓的綿密關係,也促成了有「帛琉國父」之稱的的帛琉獨立前最末一任總統埃特皮森恩基拉特凱爾((Ngiratkel EtpisonNgiratkel Etpison))帶著祖孫三代來到臺灣與重德全家過春節。

在此期間,重德也安排埃特皮森總統夫婦到總統府去拜會李登輝總統,然後 埃特皮森總統夫婦即飛往美國到白宮去向克林頓總統簡報,而 重德則繼續照顧他留在高雄市的兒孫。

等到埃特皮森總統再返回高雄市時,重德就成為全臺灣第一個知道美國同意帛琉與與中華民國建立邦交的第一人。後來,帛琉政府曾徵詢過 重德是否願意出任『帛琉駐中華民國名譽大使』,但是重德也予以婉拒,並告訴傳話者說,中華民國會期待帛琉在臺灣設立正式的大使館,以及派駐正式的大使,因此『『帛琉共和國駐華大使館』就成為了帛琉駐外四個大使館之一,其餘的三個是駐美國、駐日本、駐菲律賓。

此外,重德在泰國的綿密政商關係,也讓 重德有機會在1966年2月底「第二次臺海飛彈危機」前夕,到泰國曼谷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泰國大使館」」中去斡旋中,並留在曼谷觀察「第一屆亞歐領袖會議」的進行。

▲李重德帶領旅泰僑胞領袖覲見泰國總理川·立派(中文名:呂基力)的鉅照。

這或許是中共放棄在「第二次臺海飛彈危機」計畫中原本要奪取烏坵島的重要原因,因為 重德 在寫給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毛筆信函中說自己的表弟目前正戍守在烏坵島的「歸航站」,這是中共奪島時第一顆炮彈落下的地方。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泰王國大使館」後來告知 重德說該信函已轉達,江澤民囑咐給 重德可以直通「江辦」的電話,因此,重德成為擁有兩岸第一個「熱線電話」的人。因此,重德矢志要終生為維護兩岸的和平而奮鬥不懈。

其實,重德在「外籍勞工仲介」上面是有賺到錢的,但是每個月300萬元以上的龐大在國內以及在國際上的交際費,又讓重德沒辦法積攢下任何錢財。而且,重德自從1995年初夏(印光大師圓寂55年後)受召喚到中國大陸的「蘇州靈巖山寺」的「印光大師舍利子塔寺」中去接受該塔寺住持「海晏大師」親撰代傳的「德」字衣缽之後,且又在1998年開始茹素,因此便對繼續「外籍勞工仲介」業務有了心理障礙,認為自己不論如何把外籍勞工照顧好,都不能避免是有剝削外籍勞工的情況。

因此,重德每日上床之後,就突然背部如有千百隻手要剝下 重德 的皮肉一樣的劇痛,因此重德經常就是端坐而眠。終於,有一天 重德下了決心要結束這一個「外籍勞工仲介」事業,從那一晚開始,重德的背部就不再有被剝皮的痛苦了。

重德在結束「外籍勞工仲介」事業時,也將部分自認為應該返還外籍勞工的錢都返還給外籍勞工,而大約五百萬元尚未收取的外勞積欠的仲介費也不收取了,被同業倒的幾百萬元也不去追了(但是該年輕的同業在數年之後就病故),被員工拐走的錢,重德 都當作資遣費。

為了維護自己的信譽,重德開出去的支票沒有一張跳票,也沒有一張支票是打折清償。重德決心讓自己「昨日死,今日生」。但是,重德的「今日生」,只能讓自己活的坦蕩自在而已,卻沒辦法讓家人活的舒服愜意。因為,神佛要 重德自己選擇是要「讓自己未來活得像生龍活虎一樣,但是孩子全都變壞」,還是要「讓自己未來活得很窩曩,但是卻可以讓孩子都出人頭地」。重德選擇了後者。

因此,這二十年來,重德賺進了數千萬元但是也全部都拿去補貼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的虧損,因為重德在2006年在擔任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的理事長時,促成協會成為兩岸迄今唯一被中共「國臺辦」認許而可在中國大陸的各個重要城市設立聯絡處的臺灣社團機構。因為中共也認知未來兩岸的和平少不了重德的居間斡旋。

但是,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在中國大陸的10個連絡處的每月數十萬元到上百萬元的開銷(高雄市政府規定大陸的開銷不得由協會的公款支付),讓重德永遠沒辦法拿回給家裡足夠的家用金。

因此,重德讓自己與家人的生活似乎從天堂掉落到地獄一般,孩子總是埋怨為何不能再像之前一樣每年出國旅遊,與各國元首家庭聯誼,而且零用錢還必須自己打工去賺。重德從來不想多做解釋。

因為,重德知道只有在這樣困苦的環境中,自己的孩子才會奮發向上,如今,長得貌美的大女兒嫁給一個很成功的年輕律師,二女兒也是經過考試而在公家機構服務,兒子則在辭去上市公司業務主管之後考取警察職務,小女兒因為就讀的國立華僑大學的學歷不被臺灣政府所承認,只能以高中學歷去參加公職考試,但也錄取了。

誠然,自己二十年前「讓自己活得很窩曩,但是卻可以讓孩子都出人頭地」的決定是正確的。今天,孩子大了,但是自己也老了。重德也沒有要給自己活得像生龍活虎一樣的目標,只是看到這個社會還有那麼多的悲慘狀況,而且兩岸與世界都沒有更和平安全,重德 擔心自己的下一個二十年還必須拿出來奉獻給大家。

▲李重德1995年初夏獲邀至「印光大師舍利子塔寺」中由住持「海晏大師」題贈一個「德」字以勉志勵行。

最末,重德禱告上蒼,祈願全球的疫災、澇災、蟲災、燥災、震災,不要去勾動人類的仇恨、搶奪、戰爭、屠殺、毀滅的劣根性,讓「末世有轉機,天地可商量」,一如當年重德以「棄商歷苦」的決定,來轉化出「保家護子」的神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