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7 月 4th, 2020

客家硬頸精神 作者:台灣客家文學大老鍾肇政

▼追念台灣客家文學大老鍾肇政。

【記者廖金明/專欄報導】 作者:鍾肇政(1994年4月20日)近日偶然拜讀到〈狂愛客家個旅南六堆美濃同鄉會〉一文(廖金明作,見客家雜誌第45期、94、2),述及今年年初,台南地區的美濃同鄉如何為台南市的市議員候選人李金億鄉親助選的經過,頗令人擊節,也令人感動。

廖金明先生大文提到,旅南美濃同鄉會於一九七七年成立,起初成員只有「四桌」,十幾年來已發展成每次會餐時聚來七十桌的大組織,陣容之大,穩居台南市類似社團的「手指公」--第一把交椅,這是因為此會能擴大包容,舉凡全台客家鄉親旅南者均來者不拒,儼然成了台南市的客家會之故。去冬,在一次幹部的聚會場合上,一位理事偶然提起有一個會外的鄉親將出來競選市議員,幹部們竟然不管這位出身中壢市的李金億鄉親對大家來說還是個陌生人,而只因他也是「自家人」,便眾議一決,無條件給予全力支持,還當場紛紛慷慨解囊義助,使臨時被邀來的李金億鄉親感動得目汁雙流!

這以後,鄉親們展開一連的募款、造勢活動,配合著辦起來的「年終餐會」,席開七十桌,連許信良鄉親也應邀到場。接下來的拜票、拉票,直到投票當天的監票,都大規模動員參與。可惜李君得票數雖然不算低,卻仍成了「落選頭」,未能上榜。

根據廖君大文所述,李金億鄉親不但非會內朋友,除了少數一二人之外,大家都陌生,李君還是少小離鄉,旅居台南多年,自家的語言說起來都「腔頭毋正,剃剃突突」的。另外,他又是民進黨創黨黨員,曾任市黨部主委,因而被鄉親們稱許為「標準型硬頸客家人」。似乎是這樣的鮮明反對色彩,更凝聚、激發了鄉親們的向心力,於是不少老弱婦孺之輩也熱心投注心力,為他助選。這件事,給了我們不少啟示,值得略予評述。

眾所周知,吾台客家,歷來都由於居絕對弱勢,恆常被認為是容易「西瓜倚大邊」的族群空有「硬頸」的自許、自誇,實則早已成了欠缺骨氣的軟體動物。旅南鄉親在遍地都是不同族群中,能夠堅決擁護反對陣容的候選人,這份正氣凜然的硬頸客家精神,彌足珍貴!環顧吾台各大城市裏的客家社團,為數不知凡幾,卻多數只做一些聯誼活動,類似一年一次或兩次的拜拜,對民主的追求、族群認同,往往是冷漠的。就這一點來說,旅南鄉親有此表現,委實令人無限讚佩。

前面所提客家社團的聯誼活動,鄙意並無反對或排斥的意思,旅居在外,大家藉聯誼以增進連帶感,謀求互勉互助,確有需要,但社團的功效,應該不僅如此而已。採取更積極的姿勢,以期對現今處在變革中的台灣社會有所貢獻,或許更有必要。就此以言,旅南的鄉親們確實提供了一個可喜的範例。

由此不禁聯想到有些動機不純的人士,往往假社團名義來夤緣或求取進身之階,乃至謀取一己私利的情形。特別是在現今已淪為「貪婪之島」的台灣,參加一些社團,無非為了提升自己身價,目的純然只是為了功利兩字而已。並且這種情形,還是海內外如出一轍,視原應該是奉獻的社會工作、社會運動的原始目標如糞土。

台灣客家的危機意識被提出來,已歷有年所,尤其近幾年來客家運動蔚起,從街頭的「還我客語」運動到各種團體的風起雲湧推動各種活動,看似一片熱鬧,實則仍不免有時冷時熱之憾。而冷漠者依然冷漠,客語流失之勢亦少見遏止跡象。在這樣的當口,倘使有人還是耽於自私自利,台灣客家滅亡之期已不遠。

擇善而固執,該就是客家人所說的「硬頸」;為今之世,我想應該再加上團結與奉獻,這才是當今客家硬頸精神的真髓;而欲挽救客家,該也只有靠這樣的精神了。願我們客家鄉親不分海內外,大家同心合力來為我們的客家努力以赴。1994年4月20日
============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4&v=6fdzdki67bg&feature=emb_title

2▲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8&v=l0qQYwgTA_o&feature=emb_title

3▲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7&v=TdJrAXf0aK4&feature=emb_titl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