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4 月 8th, 2020

利用厚生 順天養民 唯德導之 以德牧之

【李重德/專欄報導】 為何 重德 在前面幾個貼文中特別強調要尋找到能在印尼的泥炭沼澤(peat swamp)中開墾種植的高手,因為全世界的泥炭沼澤50%集中在印尼,而且泥炭沼澤是一個重要的“碳匯”,儲存了大量的溫室氣體(GHG),如果這個世界的這個“碳匯”突然一夕之間變成了二氧化碳(CO2),那麼地球的大氣溫度必然提升數度,南北極的冰山必然溶解,許多城市都將被海水淹沒。

因此,重德 在處理開墾泥炭沼澤方面異常小心翼翼,但是馬來西亞為了油棕的巨大利益,不只將境內的泥炭地和泥炭沼澤全部改為種植油棕樹,還在世界找地種植油棕。

馬來西亞的油棕集團在海外的地庫(land bank),有52%是在印尼,總面積是1,802,000公頃。擁有這些土地的集團,多數是從未進行可持續耕種模式。因為這些大多數是將沼澤區排水之後形成的“土地”嚴格來說就是一塊泥炭堆,其實並不適合大型園丘種植業。

“泥炭地”(peatland)並不是一般的土地。簡單來說,一片沼澤地的腐爛植物沈澱了幾千年,就逐漸形成泥炭。若是在地底下呆更久,就逐漸變成煤炭。而“泥炭沼澤”(peat swamp)除了泥炭,其餘九成都是水。

那麼,最讓然擔心的是這一個大“碳匯”會不會突然氧化而造成大量的二氧化碳呢?這個答案是非常不樂觀的,因為馬來西亞與印尼已經發生多起有“泥炭火患”,都是在地底燜燒泥炭,並引發地表面的“森林火患”與“灌木林火患”而造成數月熄滅不了火災與不停的煙霾。

其實“森林火患”、“灌木林火患”和“泥炭火患”是完全不同的火災,英文媒體通常會解釋清楚相關事件是“forest fire”、“bush fire”、還是“peat fire”,但是中文媒體幾乎可說是一律稱之為“林火”。

“泥炭火患”拓去發生的原因是,泥炭沼澤地一旦因著久旱或園丘開發而失去水分,就變得極之易燃。表面的泥炭燒起來,就會蔓延到下層的泥炭,並且在地下繼續蔓延。地面的燃燒因著氧氣充足而形成火焰,地下的缺氧燃燒則是像煙蒂或燒烤那樣的悶火,不斷的產生濃煙。由於地底之火難於撲滅,因此泥炭火患是棘手問題。

然而,目前由馬來西亞政府與印尼政府允許其人民在泥炭地開拓園丘,就必須挖掘渠道排水。地下水位下降,意味著表層的泥炭暴露在空氣之中,形成適合微生物活動的環境,泥炭成分因此分解成為二氧化碳。越來越多泥炭氧化成為二氧化碳,意味著泥炭地出現沈陷現象。而且“泥炭火患”會加劇沈陷問題。

因此,重德 甚為擔心一旦自己也加入了開拓印尼沿海地帶泥炭地來做為種植地,勢必會讓沈陷問題來使得這些土地變得無可排水,久而久之就必須面對越來越嚴重的澇害問題,直到最後完全被海水淹沒。

為此,重德 經過無數次的深思長考,覺得必須採取科學手段來讓沼澤地不必排水也能種植,當然是種植那些“喜水作物”,例如水稻等等。並且也充分利用沼澤來共同養殖魚、蝦、蟹。當然這種方法的地種植與養殖都是完全有機的農業。

但是,沼澤地是一塊洪氾平原地,水位的高低不定,對於植物種植的威脅太大,因此 重德 已經研發一種類似水耕蔬菜的“浮田”,並且也設計了許多在“浮田”上自動播種與自動採收的機械,使得在沼澤地不僅可以種水稻,也可以使用大型機械來播種與收割。

接下來,重德 還要研究有哪一些植物可以種植在這一些“浮田”上面,並且還要考慮到它可以適應的水質條件、氣溫條件、鹽化條件、風化條件…等,

另外,重德 也注意到種植的植物群落在調節溫室氣體排放方面也能發揮著關鍵作用,例如在泥炭地上種石南花就比種棉草能在大氣中吸收了更多的二氧化碳(CO2),以避免泥炭地釋放出更多的甲烷。

如果 重德 有幸能開墾印尼的泥炭地與沼澤區,則 重德 獨創的管理泥炭地植被的方式,將極大地影響泥炭地碳匯強度對未來氣候變化的響應方式,將減緩溫室效應的影響,同時也讓更多的人吃到了有機的糧食。

《易經.繫辭上》:「夫易,開物成務,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重德 的開物成務,利用厚生,順天養民矣! 

▲泥炭沼澤(peat swamp)。(圖/搜狗百度)

            

            唯德導之 以德牧之

誠如 重德 在前文《利用厚生。順天養民》所述,重德 已經有了在泥炭地(peatland)與泥炭沼澤(peat swamp)開墾種植而不會逆天破壞環境的萬全辦法,因此 重德 已經開始規劃起利用各地的泥炭沼澤來開發出兼有種植與養殖兩項利基的有機農場。

由於神佛很明確的告知 重德 說,未來人類將有嚴重的糧荒,許多人將數個月吃不上一口飯,餓死者不計其數,因此,重德 將開發許多利用荒地與泥炭地或泥炭沼澤來耕作的大型農場,以便能養活最大數量的人類。

為何神佛要 重德 去開發新的農場,而不是去解決現有農業生產的問題?這是一個好問題,我現在可以告訴大家神佛告知的信息,但是信不信由您。

首先,神佛告訴 重德 說,地球在未來的幾年之間將面對到空前的氣候變遷,包括“聖嬰現象”與“反聖嬰現象”,因此離赤道越遠的地方,氣候的變化越大,許多現有的耕地將會變成不可耕地。

其次,神佛告訴 重德 說,地球會發生嚴重缺水的現象,更嚴重的是許多灌溉用的大江河在其上游都被其他的國家以築壩方式攔住水源,並且還埋管轉用於自己國內,因此下游的農耕地區將有灌溉用水斷流的情事,因此地球上將發生因水而起的戰爭,並造成兩敗俱傷的局面。因此神佛告訴 重德 開闢農場時宜靠近赤道,因為午後經常下雨,因此將不會有斷水之虞。

再來,神佛告訴 重德 說,今年二月份發生的從東非到印度的“蝗災”,因為4000億隻的蝗蟲,雖然在印度遇上氣候變化以及農藥的攻擊,而沒能繼續侵襲中國大陸的農田,但是由於雌蝗蟲在沿途中已經將無數個受精卵埋在土中,因此第三年之後的某一天,所有的受精卵將會在幾乎相同的一個時間(發生嚴重旱災發生時),所有受精卵將被呼喚而醒並孵化成蟲,而再度地展開對所有禾葉類植物的攻擊。由於蝗蟲喜旱怕雨,一旦天雨,翅膀沾濕不能覓食,往往會餓死,因此神佛告訴 重德 應該將農場設在海島,尤其是炎熱多雨的赤道的海島上,就無虞蝗蟲來過境。

最後,神佛還告訴 重德 說,另有一個致命的因素,那就是人類會因為COVID-19的影響而讓許多人沒有從事春耕、夏耘、秋收,因此國際糧食本來就短收,再加上主要產糧國因為貿易衝突與時疫糾葛問題而採取限制糧時出口的政策,促使了全球發生嚴重的“搶糧大戰”。

因此,重德 優先選擇作為“重德全球農場”的地點就是位在赤道的印尼,更何況這是地球一半以上的泥炭地與泥炭沼澤的所在,面積廣裘到可以種出足夠養活數億人的糧食。

因此,以下由 重德 所規劃擬闢建的“重德全球農場”,每一個農場的標準面積大約是100平方公里,約等於10,000公頃。

依照經驗,若 重德 採用“慣行農法”則1公頃的水稻田可以收穫至少15,000臺斤(也就是9公噸)的濕穀,但是由於 重德 擬採取不施肥與不噴農藥的“浮田水耕法”,因此預估產量將只有“慣行農法”的三分之一,也就是每公頃收穫3公噸的濕穀。

因此,一個擁有10,000公頃面積的標準型“重德全球農場”,預估可以年產30,000公噸的濕穀。通常濕榖的含水率約28%,轉換為乾榖後重量損失,等於只剩24,000公噸的糙米,接著由糙米轉為精白米,重量又會再損失,要乘以0.85,等於只剩20,400公噸的白米。

但是,由於這一些農場都位在赤道附近,高溫多雨,因此若管理的好,則一年可望有兩收,甚至到達三收。這是 重德 努力的目標。

若以正常人以米飯為主食做為標準,則每一個成年人一年之中應該可以吃到100公斤的白米,因此,一個一年只有一收的“重德全球農場”將可以養活204,000人,當然這個數據距離 重德 要養活上億人口的目標太遠了,換句話說,重德 至少要闢建500個10,000公頃的標準型“重德全球農場”才夠。這就是為何 重德 在拙作《濟世》中主張要在海外開設659個“臺灣海外農場”的原因了。

最後,請參考以下由 重德 所規劃出來的位在婆羅洲的印尼的五個省份以及巴布亞省及西巴布亞省的一共30個“重德全球農場”的名稱與位置:

A.印尼─〈東加里曼丹省〉:3個農場 (3個濱河農場)

【北佩納揚巴塞爾縣濱河農場】、【庫台卡塔內加拉縣濱河農場】、【貝勞縣濱河農場】

B.印尼─〈西加里曼丹省〉:4個農場 (1個濱海農場、2個內地農場、1個海島農場)

【古布拉雅縣濱海農場】、【馬亞卡里馬塔島農場】、【喃吧哇縣內地農場】、【古布拉雅縣內地農場】

C.印尼─〈南加里曼丹省〉:2個農場 (1個濱海農場、1個海島農場)

【塔納勞特縣濱海農場】、【勞特島農場】

D.印尼─〈北加里曼丹省〉:2個農場 (2個濱河農場)

【奴奴干縣濱河農場】、【塔納蒂東縣濱河農場】

E.印尼─〈中加里曼丹省〉:2個農場 (2個內地農場)

【卡廷岸縣內地農場】、【西哥打瓦林因縣內地農場】

F.印尼─〈巴布亞省〉:11個農場 (7個濱海農場、3個內地農場、1個海島農場)

【納比雷縣濱海農場】、【大曼伯拉莫縣濱海農場】、【薩米縣濱海農場】、【奇隆縣內地農場】、【大曼伯拉莫縣內地農場】、【薩米縣內地農場】、【賓坦山縣濱海農場】、【約斯·蘇達索島農場】、【馬老奇縣濱海農場】、【阿斯馬特縣濱海農場】、【米米卡縣濱海農場】

G.印尼─〈西巴布亞省〉:6個農場(5個濱海農場、1個海島農場)

【賓圖尼灣縣濱海農場】、【拉賈安帕特群島農場】、【梭隆縣濱海農場】、【南索龍縣濱海農場】、【凱馬納縣濱海農場】、【法克法克縣濱海農場】

當然,重德 要落實這個開發30萬公頃的泥炭地與泥炭沼澤的投資不是一個小數目,但是,重德 不愁,因為神佛告知 重德,『天下事,天下人共承之,唯德導之,以德牧之。』

1 thought on “利用厚生 順天養民 唯德導之 以德牧之

  1. The next time I read a blog, I hope that it doesnt disappoint me as much as this one. I mean, I know it was my choice to read, but I actually thought youd have something interesting to say. All I hear is a bunch of whining about something that you could fix if you werent too busy looking for attenti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